微文吧

公众号

停产、欠薪、李嘉诚“弃子”,一家电动车企的死亡倒计时

- 亿欧网© - 阅 30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头图来自:东方IC;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张男、张嫣;编辑:奚亭


“渣男型公司,怎么可能给你说法?”贵州长江汽车总部员工陈文(化名)颇为无奈。7月5日,在几十人围堵公司门前拉横幅讨薪的4天后,陈文和同事们终于领到了公司拖欠的4个月薪资。但现在,新一轮欠薪又开始了——在7月8号的工资发放日,6月工资并未到账。


虽不如头部几家新造车企知名,但这家电动车企仍是被当地寄予重望的项目之一。


2016年,贵州长江开始建厂。根据规划,这将“是一家乘用车、物流车、客车和专用车全覆盖的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五龙电动车投资50亿元,工厂建成后将年产20.5万辆纯电动汽车——其中纯电动乘用车15万辆、纯电动物流车5万辆、纯电动客车5千辆,产值达到1000亿元。


作为股东方,贵安新区拿出了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北部园区1800亩地。之所以能够打动贵安新区,是因为股东方港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身上的“光环”。


五龙电动车曾经手握一副好牌。


它曾是香港富豪李嘉诚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押下的筹码。自2010年起,李嘉诚多次增持五龙电动车股份。在2015年8月,他以每股0.46港元价格购入7.43亿股,一跃成为第三大股东。


在2015年持股比最高的时期,李嘉诚一度拥有8%的股份。李嘉诚入股的5年,五龙电动汽车持续亏损。2016年,五龙电动车开始加大内地投资,李随之大手笔抛售股票,如今,它的股价围绕0.03港元波动。


有李嘉诚“加持”,五龙电动车在2013年重组杭州长江汽车,在2016年前后投资建立贵州长江生产基地,并在多地建厂、投资,押注电动车产业。



这家号称拥有“三电”核心技术及整车系统集成方面的各类专利210项的企业,在拿下杭州、贵州两个生产基地后,一直没拿出什么过硬的产品。


它唯一值钱的,或许是资质——旗下长江汽车是国内第五家获得发改委、工信部双资质认证的新能源整车企业。


2017年底,生产基地建成。当年年初,它甚至吸引了时任沃尔沃中国CEO童志远加盟。但随后1年内迅速走向衰落。


如今环境收紧、行业下行,贵州长江、杭州长江、成都长江等五龙电动车旗下企业都被爆出欠薪、停产。


快速增长的风光日子里被隐藏的忧患,在产业下行之时终于爆发。那些并没料到好日子如此快结束的玩家,最先感受到了寒意。五龙电动车与旗下长江系面临的困境,或许并不是偶然。


截止7月10日收盘,五龙电动车的股价仅有0.027港币,市值只有7.38亿港元——而如今新造车企的单次融资额都在数十亿元人民币。


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下,最薄弱的一环开始溃败。


1.堵门讨薪


陈文谈到贵州长江是愤怒的,“这不是渣男是什么?不表态、不拒绝、不负责!”从2019年3月开始,直到7月初,包括他在内的200余名员工已经连续4个多月没有领到工资。“去年的十三薪也没有发,公司也没有任何说法。”


在几个月里,陈文与王超(化名)等多位同事反复追问人事、财务、综合管理等部门领导,“到底何时才能发工资?”但没有人给出一个正面答复。“他们都在‘踢皮球’。”


7月1日上午9点,踩着上班的时间点,20多位员工在贵州长江总部工厂门前拉起“欠薪已四月,何时可结清?”、“贵州长江汽车,还我血汗钱”字样的横幅。9点03分,维权员工将现场照片发到公司微信群中,有中基层员工在群内“起哄”——“干得漂亮!”。5分钟后,当地派出所到达现场协调。


办公区内,大部分员工虽出勤,却已全无工作状态。当时,陈文偶遇了正在视察的贵州长江汽车总经理叶子青,“显得疲惫又无奈”。他注意到叶看到了微信群内的照片,随后匆忙离开办公室赶往讨薪现场。



怕事态扩大,叶子青与其他管理层出面安抚现场员工并承诺“7月4日发工资”。“太多次说了不算,不敢信。”陈文说。


在7月5日,比原定的时间晚了1天,拖欠的工资终于发了出来。但新一轮的欠薪又开始。


2.几近停摆


2019年2月之后,五龙电动车旗下的长江系汽车似乎加速进入死亡倒计时。员工食堂减少、工厂停电,甚至连办公室都被收回,发不出工资的贵州长江已经几近停摆。


年初,还有一些招聘工作在开展。但需求在公司内部提出、相关部门领导签字之后,就石沉大海。陈文注意到,公司没有再从外部招聘新同事,而是只进行内部调岗。


贵州长江本有两个外包食堂供员工就餐,但在2月,“领导在微信群里通知,下个月全员只能到其中一个食堂就餐。对于原因,公司并没有明确说法,但我听说是因为今年一二月份公司就没有再给食堂结款,其中一个食堂老板不愿再自行垫付相关款项了。”陈文回忆。


3月,欠薪开始。而占地1800亩的贵州工厂自5月开始,就持续停电,原因是“拖欠了几个月的电费”。根据陈文的表述,工厂上一次运转还是4月底,“接了一些广州(代工生产)的单子。”


受牵连的不仅是贵州总部员工,还有各地办公室工作人员。


如果将欠薪比作“暴风雨”,贵阳总部员工至少在看到暴雨前“黑云压城”的景象后有了一定心理准备。但对贵州长江的重庆创新中心员工来讲,不仅欠薪事件毫无预兆——面对办公室被物业回收,他们更是错愕。


即便已经在家办公了一个月,来自重庆创新中心的张伟(化名)仍对此事表现出极大不解,“3月公司突然开始不发工资了,一点征兆都没有。”他如是告诉亿欧汽车。5月28日,一位总部派来的负责人从贵阳来到重庆,通知张伟与其他工作人员回家办公,每天提交工作日志。


重庆创新中心位于渝北区恒大中心1号楼,曾在这座400平米4A级写作楼内工作过的十多名贵州长江汽车员工,已全部在家办公。


“我们3个月交一次房租,听说今年3月就到期了,这时不断有人在工作时间内来办公室考察。因为物业存有公司1个月押金,并给了半个月延期,所以5月底办公室才彻底无法使用。”张伟还提到:“大概是因为没有再交房租,物业在我们离开时扣押了公司服务器之类值钱的办公用品。”


在重庆创新中心员工多次向领导反映之后,公司以生活补助的名义分别在5月、6月向所有员工发放了4000元和2000元的生活补助金。


不仅是贵州长江,相关联的母公司、兄弟公司——杭州长江、成都长江也都相继被爆出欠薪。比贵州长江暴露欠薪更早一些,2019年2月初,有员工在人民网的地方领导留言板上控诉,杭州长江自2018年11月起开始欠薪,还用“开除”威胁员工谈论此事。


“很多人不是本地人,又‘上有老下有小’;今年汽车行业不景气,我们也没办法。”张伟说,“中年人不敢离职。”


对于如今的困境,杭州长江汽车方面坦陈:“公司确实出现了暂时的流动性困难”。但对方表示,公司的产品正在进行海外交付,本月(7月)会解决员工的部分薪资问题。但员工们并不买账,“怎么可能会好(转)?”


3.骨牌倒下


2017年,五龙集团与旗下长江系公司还一度势头良好。作为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五龙集团甚至吸引了时任沃尔沃中国CEO童志远加盟。


2017年2月,童志远加盟长江汽车,任公司董事、总裁,母公司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COO、执行董事,全面负责长江汽车日常业务,直接向董事长曹忠及董事会汇报。


杭州长江人数一度突破千人,在2018年北京车展上,它还发布了三款概念车,同时展出六款乘用车。公司董事长曹忠喊出“商乘并举”的口号,会后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2018年商用车可能实现盈利,2019年下半年将量产乘用车。


但几乎是车展发布的同时,杭州长江开始欠薪。根据杭州长江离职员工对亿欧汽车的表述,当年上半年童志远就离开长江汽车回到了老东家吉利集团。


“公司没钱了。”面对讨说法的员工,2018年中,负责人力资源的人员明确表示。而“没钱”似乎一直是长江汽车的“常态”。


乘用车、物流车、客车和专用车是长江汽车的四个发展方向,手握乘用车资质却并没生产出一款车型,成为长江汽车最尴尬的现状。陈文透露,近两年公司都有在做乘用车项目,有一款已接近量产,却在2018年底停掉了,“原因不清楚,也没有正式的通知。具体是公司高层开了一个项目会,会后就传出乘用车项目无限期停掉的消息。”


现在贵州长江五十人左右的乘用车部门并没有实质性的工作内容,杭州长江情况也一样,“乘用车和商用车项目早被叫停”。


杭州长江汽车公司的前身杭州长江客车成立于1954年,90年代末停产,在2013年被五龙电动车重组之前,该公司出现在工信部发布的《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1批)公告》中,属于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48家车辆生产企业中的一员。


在濒临倒闭之际,五龙电动车出资51亿对其进行重组。但如今,自2010年就开始出现亏损的五龙电动车,业绩更加堪忧。



据五龙电动车财报,2018财年其亏损已达30.07亿港元,因此公司决定出售电池产品业务,以削减亏损及资本开支。


曾经的五龙电动车因受到李嘉诚的青睐而风光一时,但如今,李嘉诚已不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持股比例低于0.04%。


同样弃五龙电动车而去的还有神州租车。在从北汽福田旗下收购宝沃汽车之前,神州租车曾经对这家拥有“双资质”的公司动过心思。


2018年7月,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拟以每股0.06港币的价格认购90亿股五龙电动车,合计5.4亿港币。此外,神州租车还将认购该公司6亿港元可换股债券。若认股完成,神州租车将占有五龙电动车22%的股权,若债转股完成,股份比例将扩大至37%。但随后,交易并未成行。


如今,长江汽车似乎已经进入“死亡倒计时”——官网上最后一条新闻更新于3月28日。在12家获得“双资质”的造车新势力中,与没有产品的长江汽车类似的企业,还有重庆金康和江苏敏安。


2019年,汽车产业的淘汰赛已然加速,第一块骨牌正在倒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张男、张嫣;编辑:奚亭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种心锚的蜗牛-蜗牛读书体验报告
    - 阅 32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代人的生活节奏越来愉快,在我们的生活中,不仅仅传统纸质阅读的体验机会越来越少,即是PC端网页阅读也随着越来越碎片化的生活场景变得无法支撑人们阅读的需求。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和发展

  • 孔令辉没那种命
    - 阅 3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作者:三表。虎嗅获得授权转载。据说汪峰是在赌场结识的章子怡,现在他抱得美人归,还成了中国乐坛的「半壁江山」。你可以骂他现场烂到一塌糊涂,但「赌」这个事,人家凭本事挣的

  • 没有熊孩子,只有熊家长
    - 阅 25

    本文转自浪潮工作室,作者刘雯奕,《没有熊孩子,只有熊家长》相信许多人都还记得,前不久“女孩在店内捉迷藏被服务生踢打”这条新闻。一直以来,中国儿童在公共场合的举止问题都是公众讨论焦点,在以分享知识为己任的知乎上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