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黄背心”半周年,“悲惨世界”如何收场?

- 界面© - 阅 100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图片来源:东方IC,本文来自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肖恩Shawn


伴随着巴黎警方对香榭丽舍大道、圣母院和爱丽舍宫周围区域的封锁,以及东北部城市兰斯出现的暴力冲突,法国“黄背心”抗议运动进入第27周。


法国内政部数据显示,继上周游行者降至1.86万人后,5月18日的这个周六,全法仅有1.55万人参与抗议活动,其中巴黎1600人,再次刷新示威运动以来参与人数的新低。


这样的数字与半年前相比,不过是个零头。2018年11月17日,逾30万示威者第一次走上大街小巷,抗议政府提高燃油税,要求经济平等。他们用最直接的方式戳破总统马克龙塑造的“亲民人设”,也点燃了法国半个世纪以来最大规模的骚乱。


截至目前,“黄背心”运动已造成11人丧生,超过4000人受伤,逾1.2万人被捕。尽管抗议人群规模已经减弱很多,但法国仍被困在这场政府与民间的拉锯之中。


抗议缘起


18世纪末大革命时期,法国社会也曾以统一着装作为抗击封建君主制、追求社会和平的象征符号。当时作为革命先锋的工人阶级和平民就被称为“无套裤汉”(Sans-culottes)。那时的贵族和资产阶级多着真丝制成的宽松及膝套裤和长筒袜,而贫苦阶级则是紧身或直筒长裤。


两百多年后,“黄背心”成了另一件书写些法国历史的服装。


为什么是黄背心?在工人阶级从事的建筑等行业中,黄背心是最常见的一种工作服。而且,法国还曾在2008年出台一条法律,要求所有车主在车内放一件识别度高的服装,如反光背心。廉价易得的黄背心由此成了抗议燃油税上涨的车主们的“代名词”,


黄背心们愤怒的背后是马克龙的“蜕变”。


2017年5月,曾任经济部长的马克龙率领新成立的“共和国前进党”(En Marche!),凭借“不左不右”的竞选纲领打败其他传统党派,成为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人们希望马克龙可以为陷入瓶颈的经济注入活力。他在大选期间发动的“大游行”等草根运动也塑造了亲民的形象。


但和谐的氛围没有维持太久。


上台后,马克龙开始大刀阔斧推行经济改革,降低企业税率,取消“巨富税”、资产税等,力求把法国变成一个更为亲商的国家。他还试图把触手伸进僵化的劳动力市场,改革束缚企业的雇用法规。


这一系列操作让他被贴上了高高在上的“富人总统”的标签。当法国政府宣布将从2019年1月1日起上调燃油税时,底层积蓄已久怒气和绝望终于决堤。


自2013年起,法国的汽柴油价格一路飙升,仅2018年的油价涨幅就超过20%。马克龙曾将油价上涨的原因归咎于全球油价,他还表示,化石燃料税率的提高,可以为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提供资金。


实际上,燃油税作为法国政府深化落实巴黎气候协定以及马克龙当选时许诺的重要改革措施之一,其所代表的内涵早已超过了税费本身,更是象征着马克龙执政一年半以来的期中成绩单和法国未来20年改革的“风向标”。


但也由此,原本的和平示威很快演变为暴力骚乱。示威者们封锁街道、打砸商店、向警察投掷石子,并高呼敦促马克龙下台的口号。而警方也动用了催泪弹和高压水枪。


几轮抗议下来,成为“全民公敌”的马克龙支持率跌至不足20%,与就职总统时超过60%的民调相去甚远,迎来政治生涯的最大危机。


起初,马克龙选择用“硬碰硬”的方式对待示威者,他曾在社交媒体上“为那些袭击公职人员的人感到耻辱”。但随着抗议示威活动愈演愈烈,铺天盖地的反对声浪最终迫使他妥协。


12月4日,法国政府宣布停止加征燃油税,并维持2019年电力和天然气价格不变。12月10日,“黄背心”第九轮示威开始前一天,马克龙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摆出前所未有的低姿态,承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且不再“轻易增税”,并为自己之前的言辞道歉。


矛盾泛化


然而,政府让出的这一小步,并不足以安抚抗议者们的种种诉求。燃油税只是一根导火索。它引爆的是民众对政府高税收政策的不满,以及对马克龙经济改革企图的否定。


法国赛尔奇·蓬图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说,抗议虽然由油价上涨引发,但实际上“积因日久”的是近30年来法国社会长期发展不平衡,一些下层尤其是外省乡间收入低下,购买力停滞,公共服务缺失导致。


半年来的每个周六,“黄背心”们都如期出现在法国街头。他们并没有坚持一致的诉求,抗议内容越来越宽泛,包括要求提高工资、降低税率、改善养老金和放宽大学入学要求等,参与者也跨越年龄、职位和地区,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都参与其中。 


虽然每一周的抗议活动都有不一样的主题,但要求马克龙下台的声音却贯穿始终。


更令法国政府无所适从的是,发起者并不隶属于任何政治团体或工会,也没有明确的领导人。抗议行动是通过社交媒体平台组织的,参与的群体也在不停变化。这意味着,要从根本上解决“黄背心”的问题,法国政府找不到抓手。


与此同时,“黄背心”也开始不断向外辐射,荷兰、意大利、德国、比利时等欧洲国家,甚至是中东的以色列和黎巴嫩等地,都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眼看“黄背心”运动毫无结束的迹象,马克龙再次出招,从1月中旬起举行持续两个月的全法大辩论,给全体公民一个提出诉求的平台。而在这期间,抗议活动从未间断。


尽管民意逐渐平息、马克龙的支持率逐步回升,但4月15日巴黎圣母院的一场大火硬是给“黄背心”们的怒火上浇了桶油。为了拯救这栋被毁的建筑瑰宝,法国富豪们纷纷慷慨解囊,捐款总额超过10亿欧元。


如此大方的出手,激发了民众心中的不忿。那个周六(4月20日)的第23轮示威,巴黎街头再次爆发严重骚乱,有民众在标语上写道:“一切都是为了巴黎圣母院,却没有人关心悲惨世界。”


4月25日,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举行一场长达两小时的记者会,对民众在大辩论中提出的诉求作出回应。这被视作是马克龙针对“黄背心”运动交出的最终答卷,但这张答卷似乎仍然“不及格”。法国商业调频电视台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75%的受访者认为大辩论并未化解社会危机。


马克龙提出,将“人性化”执政,减少税收、提高补贴、改革政府机构,但同时强调不会放弃经济改革。


愤怒的法国人认为,整个国家的利益都掌控在马克龙代表的精英阶层手中,他们把法国变成了富人的避难所。


在此之后,“黄背心”运动依然如期进行。在“5·1际劳动节”劳工表达政治和经济诉求的传统节日,1400名知名文艺界人士在法国第三大全国性日报《解放报》发表请愿书,声援“史无前例的社会运动”。


在最新一波抗议前,马克龙表示,他已经回答了“黄背心”运动提出的所有问题,从政治层面没有更多可以做的了。他提出,那些对国家管理有想法的人应该自己参与竞选。


这一席话再次刺激了尚未完全被说服的法国人的神经。


前路未明


轰轰烈烈的“黄背心”运动发展至今,多少有些作茧自缚的意味。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法国的经济不平等程度实际上优于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等其他西方国家。法国人民也享受着全球顶尖的社会医疗保障体系。而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还显示,法国社会公共开支占GDP的比例超过17%,仅次于瑞士、比利时和丹麦,而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为12%。


但即便是如此“慷慨”的社会福利体系,也无法令所有群体满意,尤其是年轻人。不断累积的怨气再次唤醒了从大革命时期就种在法国人骨子里的“平等”概念。


OECD国家社会支出比例。图片来源: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


《纽约时报》称,“黄背心”运动代表工人阶级的呐喊,反对政府纵容掌握着大量财富却逃避纳税的上层阶级,而银行家出身的马克龙本身也是这“上层阶级”的一分子。同时它也带有“法式”的追求:在债务不断累积经济增长疲软的背景下,他们依然希望维持甚至扩大国家的福利体系。


但高福利与高税收是相互依存的。法国总理菲利普曾坦言,目前法国是欧洲税收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法国的税收体系“复杂得可怕”。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法国已经取代丹麦成为欧洲税收最高的国家。


法国研究机构“社会公平观察”负责人莫林(Louis Maurin)表示,政府一直表现出全力追求平等的姿态,每一间学校的墙上都写着自由、平等、博爱(liberté, égalité, fraternité)。但人们又认为政府在税收方面耍花样,这种被欺骗的感觉会点燃人们的怒火。


实际上,法国的贫富差距的确在不断扩大,阶层也在固化。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Thomas Piketty)透露,从1983到2015年,法国最富有的1%的家庭平均收入翻了一番,而余下99%的人收入仅提高了四分之一。不平等的因素已在慢慢渗透进法国社会的各个方面:城市和农村;全职和兼职工人;名牌大学毕业生和普通学子,等等。


但是,这样一场持续的博弈必然带来两败俱伤的结果。美联社2月时援引法国保险公司的说法称,截至当时他们就已经有1670宗因抗议示威活动引起的损害索赔,赔付金额达8900万欧元。


法国旅游业也蒙受了不小的损失。据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公布的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法国各地游客总量(以过夜次数计算)比2018年同期减少了2.5%,其中巴黎大区的浮动尤为明显,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6%。


但Insee在3月时表示,“黄背心”运动对法国经济的影响并没有预期严重。Insee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法国失业率为8.7%,同比下降0.1个百分点,达到2009年来的最低点。但这一数据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仍不乐观。欧盟国家平均失业率为6.4%,为2000年以来最低值。


如今,马克龙已经被推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为了安抚民众,他不得不做出妥协,放弃一些经济改革措施,如提高燃油税;但这必然使得财政收入缺口进一步扩大,进而影响到他在欧盟范围内的威信。彭博新闻社称,法国今年超出欧盟预算赤字规定,基本上已是板上钉钉。


按照目前的态势,“黄背心”运动的热度还会继续减退。法国民调机构Elabe的调查显示,4月“黄背心”运动的支持率降至50%。而在去年11月最高峰时期,有75%的法国民众表示支持“黄背心”。


但这并不意味着法国社会的深层矛盾会随之消散。马克龙始终坚称,到2022年法国大选时,经济改革的成果将逐渐显现出来。但当下,这场博弈又该如何收场?


本文来自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肖恩Shawn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姑娘,吃俺一记按摩棒
    - 阅 33

    早晨上班,公司门口洗车行的大叔迎着阳光正了正眼镜,我突然惊觉,在这个矮胖子的黑背心上方那张圆扁状油脸上,有一种熟悉的气质:这种大腹便便的油光脸,已经是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强有力的佐证。“肥胖中年男”,恰好是《欢乐颂》原著中

  • 如何正确的画出功能流程图?
    - 阅 32

    上篇文章讲了《页面流程图如何绘画》,这篇文章讲讲PM画得最多的图形“功能流程”。下一篇讲如何画业务流程图。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产品架构三部曲。常见的错误画法先梳理一下大部分PM画功能流程的常见错误,方便理解其边界。

  • 从“朋友圈三天可见”,谈谈我们该如何面对社交网络
    - 阅 23

    为什么要把你的朋友圈设置为最近三天可见?难道大家都开始关闭朋友圈,关注内心了吗?本文就此现象进行了探索思考,一起来看看~1最近接二连三的发现,在好多朋友的个人主页下面都显示了这么一句经典的话。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