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大连足球沉浮录:离开王健林的20年

- 界面© - 阅 16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虎嗅注:今日(2019年4月29日),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出席大连青少年足球青训基地奠基仪式时发言,宣布大连万达时隔20年重返中国足球,未来将振兴中国足球和大连足球。


王健林在奠基仪式上宣布,万达集团时隔20年重返中国足坛,“今天对于大连足球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第一,今天是大连青少年足球青训基地奠基的日子;第二,万达集团即将和大连市签约,支持10所小学校园足球建设。时隔20年,万达集团重返中国足坛,重点将立足青训,大力振兴大连足球和中国足球。”


去年2月,阔别中国足球已久的王健林重新入主大连足球,接手大连一方,只不过那次万达站在背后,至今一方都未更名。3月3日,大连一方迎来回归中超的首场比赛,便0:8惨败上海上港。


本文转自“界面新闻”,作者:陈丁睿,编辑:石一瑛,写于2018年3月,大连一方回归中超后不久,文章梳理了大连足球从极盛到无言的历程,令人唏嘘,亦令人怀念。


王健林曾经说过的,“如果恒大一直这么一家独大,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不排除我会再出来跟他掰掰手腕。”今天,是王健林亲自宣布以万达的身份重回中国足球,这是万达集团在20年后再度回归足坛。能让这个把足球当生命的城市会再因老王重回巅峰吗?


四年前的那个夏天,已经效力大连阿尔滨两年的于汉超,在本队微信群发出了最后一条告别信息,然后退群。


随着转会传言尘埃落定,广州恒大正式将他购入。遗憾的是,这条祝福现在、寄语未来的微信消息,最终成为了大连足球在中国顶级联赛的“墓志铭”,仅仅5个月后,内忧外患的大连阿尔滨就以倒数第二名的成绩告别中超——


那是2014年11月2日,上海金山足球场,数十位远征而来的大连球迷掩面而泣,而在阿尔滨效力四年的周通更是难以自控,在对手的安慰下也止不住泪流满面。自从1994年职业化以来,中国足球顶级联赛第一次没有了大连俱乐部的身影。


褪去了“足球城”辉煌的大连足球,在过去几年一直处于卧薪尝胆的十字路口。经历了阿尔滨退出、一方集团接盘,以及大连超越升上中甲的种种变动后,去年年末,大连一方终于以中甲冠军的成绩,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中超舞台。然而,真正让大连球迷扬眉吐气的时刻,终究是万达集团众望所归地归来。


适逢小年之后,春节之前,一些流言蜚语便开始在大连足球圈传播——当时,几位万达高层已经前往西班牙观看马德里竞技的比赛,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西行的目的就是挑选外援。


2018年2月22日,大年初七,大连足球如沐春风。这时距离他们离开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已经过去了1208天。



西班牙电视六台和塞尔电台的报道,将比利时国脚卡拉斯科与大连一方联系到一起,而仅仅几个小时后,一则重磅的接盘消息更是让大连足球首次登上了新浪微博的热搜排行榜:万达集团将正式接手一方俱乐部,曾经在万达和实德任职的石雪清,也会出任大连一方的新任总经理。那一天,曾与大连球迷一同经历至暗时刻的大连体育广播主持人万生,在自己的节目中一语双关地说道:“大连的春天,真的要来了。”


有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其实在2015年,时任大连市委书记唐军、市长肖盛峰就去北京拜会过王健林,希望他能接手已经出现很多问题的大连阿尔滨。双方一度谈得特别好,但当时王健林认为,这支球队只能在中甲出战,与万达集团的规模并不匹配,待到大连足球重返中超联赛时,他才会考虑接手。正因如此,后来才有了一方在万达的帮助下买下阿尔滨的举措。”


如今,当传言中的回归成为现实,大连球迷的春节似乎正在无限延长。回忆起过去一周的感受,万生说道:“整座城市好像都躁动了起来,大连球迷真的非常开心,大家都在找球票,买套票。球迷就像过节一样。”不过,在高调抢占了一天媒体头条后,万达与一方又重新回到了低调的姿态:迄今没有任何官方声音出现。


有相关人士认为:“其实他们不想声张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平稳地买进外援,然后针对引援调节费获取更大的操作空间。但这样的预想未能成为现实。”


身为大连一方的现场DJ,丁旭这样解释,虽然媒体言之凿凿的发布会和官方公告并没有出现,但在2月24日,大连一方俱乐部内部已经召开短会,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万达体育董事长张霖出任一方俱乐部董事长,而原一方总经理史峰赫继续留任,常务副总则由石雪清担当。


丁旭说:“现在大家都在说万达的事情。但在我看来,更合理的说法应该是一方与万达共建球队,过去两年孙喜双的努力不应该被外界忽视。”


诚然,在大连一方俱乐部的发展过程中,万达集团扮演的角色尤其微妙。双方的交集和联系已经众人皆知,与其说是万达接盘收购球队,不如说是王健林终于决定接替孙喜双走到台前。


2015年7月10日,大连一方城堡酒店,在阿尔滨决定退出的当口,大连一方集团召开了“投资阿尔滨足球队的新闻发布会”。在一方集团分发给媒体的新闻稿件中,有这样一段惹人注意的致辞:“在大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在大连万达集团的大力支持下,大连一方集团与大连阿尔滨俱乐部正式签订协议,即日起全面掌管大连阿尔滨足球队的运营管理。”


曾经在大连万达和大连实德时期担任要职的石雪清,则要出任俱乐部新任总经理。而在谈到与万达集团的关系时,大连一方集团董事长孙喜双如是表示:“我们一方集团是万达集团多年的战略伙伴,非常感谢万达在足球方面的支持,我们有能力也有决心让大连足球事业再创辉煌。”



作为曾经在王健林私人飞机上充当牌友的“左膀右臂”,孙喜双与王健林的合作由来已久,早在2004年,一方便协助万达集团开发了北京CBD万达广场。此后,双方的战略协作也是愈发增多,包括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大连金石国际文化旅游区、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万达院线以及北京通州万达广场在内,都是他们的经典战例。


在一次采访中,孙喜双如是说道:“我很早之前就开始投资万达了,王健林是一个干实事的人,我投资万达这个企业就是投资王健林这个人。”甚至连一方集团在北京总部的格局,都与万达集团如出一辙。

有传言称,“王健林、孙喜双和董学林就是大连的铁三角,他们互相支持,关系就像亲兄弟一样。”


大连一方背后种种的万达背景,曾经让许多大连球迷感到欣喜——就连上赛季的球衣设计,也是参照了1996年的万达模板。然而,在过去两年时间,即便是中国足球处于最疯狂的金元时代,一方高层对于俱乐部的投入也着实有限。


特别是在这两个赛季完成的引援中,大连一方付出的最高单笔转会费只有135万镑(约合人民币1185万),相较于凭借一掷千金跻身中超联赛的河北华夏幸福和天津权健,一方的投入规模还停留于广州恒大进入中国足球之前的“节俭时代”,大多数转会都是自由加盟,无需付出任何费用。


或许是由于投资规模所限,一方俱乐部在足球领域一直是摸着石头过河,在诸多中超球会都已经自主搭建团队时,进入足坛不过两年的一方集团仍然要在策划颁奖典礼时寻求外包团队的帮助,而在一些商业和市场开发领域,他们也选择开启咨询工作,并不拥有成熟的体验和经验。


就在大连一方为“足球城”夺回中超资格后,孙喜双萌生退意的传闻已经不胫而走,甚至在升入中超的庆功会上,这位俱乐部老板也没有现身其中。


2017年12月26日,大连一方俱乐部发出官方微博,通报了更换主教练的消息:“根据大连市体育局的决定,今天上午10点30分,大连市足协秘书长郭军到一方足球训练基地召集俱乐部和一线队全体将士开会,正式宣布马林出任大连一方足球队主教练。”这份带有特殊措辞的公告,似乎侧面印证了外界的诸多猜测:一方决定退出,大连市体育局暂时接管俱乐部。



岁末年初的当口,刚刚带给球迷安慰的大连足球,似乎又被泼下了一盆冷水:俱乐部的新东家一直悬而未决。眼见其余中超球队都相继开启海外拉练,只有大连一方选择留在佛山,即便是后来前往韩国开始集训——中超诸队中唯一在东亚备战的存在。


当各种接盘传言层出不穷时,连当地媒体也陷入了云山雾罩之中,坊间一度流传的“腾讯入主俱乐部”,也被大连记者当做询问腾讯同行的谈资。


这样的百转千回和起起伏伏,大连球迷再熟悉不过了。经历了几年以来的动荡和变故,他们不得不改变着之于大连足球的期待。在大连市体育中心体育场,除了一方的主场蓝色球衣,那些万达、实德和阿尔滨的老球衣,也会偶尔出现。一些念念不忘昔日辉煌的大连球迷,甚至会先到金州体育场集合,再一起前往大连市体育中心观赛。曾经跨越三个赛季长达55场的甲A不败纪录,就是金州体育场见证过的辉煌。


只是,从大连万达到大连实德,昔日的荣光也曾成为阻碍大连足球发展的羁绊。2012年11月,投资人涉案的大连实德因经济危机由大连市足协托管,由于不想将俱乐部出售给外省市品牌,相关领导一直在等待本地的企业接手。


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利用金元攻势将大连阿尔滨带上中超联赛的赵明阳决定出手,有报道称,在付出3.2亿元的交易费用后,前者成为了大连实德俱乐部的实际拥有者。在中国足协的规定限制下,实德的中超资格被正式注销,阿尔滨则单方面揽下了实德所有的球员、工作人员和相关资产。


赵明阳曾经表示:“我从小就特别热爱大连足球,总想用自己的能力拿个奖杯回报社会、回馈球迷,想跟跟恒大掰掰手腕。我以为,凭借我们大连足球的底蕴和投入,可以顺利地打回昔日万达的风采,但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或许直到事后赵明阳才明白,他所希望借助合并得到的东西,都是不切实际的想象,从头到尾,他没有得到任何规定和政策方面的特赦。据《体坛周报》报道,赵明阳曾爆料称自己被相关部门拖欠近7亿元工程款,这直接造成了资金链的断裂,而相关人士在他收购实德时给出的承诺也是全部作废,杳无音讯。


在赵明阳的记忆中,兼并实德就是阿尔滨下滑的拐点,众人皆知的欠薪危机也随之浮现:“我们的管理太混乱了,两套管理人员融合得不好,导致俱乐部内耗严重,这使得原有的一些制度和秩序都被破坏,同时还增加了太多不必要的支出。”赵明阳说,当过多的人情味压过职业规律时,他只能为俱乐部的沉沦付出代价。



一位当时的亲历者告诉界面新闻:“阿尔滨欠薪最严重的时候,队内的韩国队医已经没有钱买回国的机票了。全队的情绪非常低落,打不好比赛也是情理之中。就连个别非大牌的替补球员,都会在比赛中违抗主教练的指令,拒绝出场。”


由于不满高薪外援在场上的表现,一些国内球员甚至会在比赛中发泄情绪,一次,某位主力队员就突然向本队替补席大喊:“他要是不好好踢,能不能把他换下去,别在这瞎XX晃悠了。”


从2012年到2015年,大连阿尔滨的内讧和财政危机从未解除,终于在告别中超后,赵明阳决定转卖俱乐部:这才有了大连一方的接手。2017年8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悬赏令,大连阿尔滨集团因拖欠6500万人民币债务被悬赏通缉,悬赏金则高达实际执行到位款项总额的19%,赵明阳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虽然由于中国足协的规定,万达并不能立即更改注册资料、完成接盘,但无论是冠名、赞助抑或团队进驻,都不存在任何阻碍。仅仅是转会投入一项,雷厉风行的万达就已经给俱乐部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北京时间2月23日,西汉姆联后卫若泽·冯特加盟大连一方,转会费500万英镑,轻而易举地刷新了队史纪录。


而在新赛季中超开幕倒计时一周时,大连球迷再度迎来惊喜,马德里竞技的盖坦和卡拉斯科,同时加盟大连一方。据西班牙媒体猜测,这两桩交易的转会费大约为4800万欧元。


由于金额超出了中国足协的规定,一方为此还要缴纳等额的调节费——换言之,单就这两桩引援而言,重获新生的大连一方就要砸出9600万欧元的天价(约合人民币7.4亿元)。就是一夜之间,这匹升班马从倒数第一,一跃超过上海上港,高居2018赛季中超球队身价榜的头名。



从出售马德里竞技18%的股份,只保留球场冠名权和赞助权益,到重回中国足球顶级联赛,接手大连足球。很显然,此前多年在青训、留洋领域耕耘的万达集团,已经将体育战略重心重新移回国内。


有趣的是,对于重新加入中国足球顶级联赛,王健林曾经并不感冒。


在2016年12月参加第七届财新峰会暨第二届中国体育产业论坛时,他就如是表示:“我们不看面子,要看银子,热热闹闹是很好,但还是要能赚钱才行。在我看来,顺应体育产业的趋势,办体育赛事、做体育传媒,才是未来可以盈利的方向。”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他也表达了不会全权接手海外俱乐部的想法:“这可以带给你影响力,但是却挣不到钱。每年你都会不断烧钱,这是肯定的。欧洲俱乐部非常吸引眼球,引人关注,但是很难赚到钱。”


但时至今日,14个月过去,王健林、万达和中国足球都经历了不小的变化。在大连足球沉寂多年的当口,万达集团再次扛起大旗也是众望所归。


大连,这是一个连乙级联赛都有广播电台直播的城市,当多年前大连球迷创作的助威歌曲依然流传全国,这里也配得上一支触底反弹的顶级联赛球会。


对于那些穿着万达球衣一直为大连一方加油的球迷而言,2018年的春节值得铭记。对此,丁旭这样说道:“无论是大连足球抑或中国足球,都在发展的道路上离不开政府的支持。现在大连足球发生了重大变化,其实是举城市之力的结果,这既包括市委市政府的决策,投资人孙喜双和王健林的支持,也涵盖了本地媒体人的助力以及大连球迷的不离不弃。这听起来很像套话,但就是大连职业足球最真实的现状。”


“如果恒大一直这么一家独大,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不排除我会再出来跟他掰掰手腕”,王健林曾经的一句玩笑话,如今正成为现实。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大公司和创业公司的产品经理,有什么不同?
    - 阅 27

    本文是作者就产品经理这个话题,对大公司和创业公司的一些思考和梳理,希望对大家有帮助。昨天,有一个产品小伙伴微信私聊我,咨询这样一个问题:在大公司和创业公司做产品经理,有什么不同?从大公司跳到创业公司

  • 从“朋友圈三天可见”,谈谈我们该如何面对社交网络
    - 阅 40

    1 最近接二连三地发现,在好多朋友的个人主页下面都显示了这么一句经典的话。 “—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在其个人资料栏里面,微信还展示了其“个人相册”的小图截屏,似乎在告诉你

  • 高级运营需具备的7个核心素质
    - 阅 30

    ​很多初级运营做到最后,都经常会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觉得做什么都不能引起用户的兴趣。实际上,是你没有采取用户视角,为用户提供真正的价值。如果你曾有过以下某种体验,相信这篇文章能帮到你:低效:埋头干活,却成果很少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