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声音碎片时代:从晓松到知远

- 钱德虎 - 阅 85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高晓松要把故事从过去讲起,1969年,他的父亲用捡来的钢棍给自己焊了一辆自行车,同一年,美国人登上了月球,波音747起飞……过去50年纵深对位、按图索骥,他拼凑了一个小世界,也知晓了自己的小人间;


物理学家李淼要把故事从未来讲起,他预见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来临,其中必有量子计算的参与,当时代浪潮把这代人冲在了科学竞赛的曲线交汇点,有太多的原理等待他说明;


许知远则要把故事从不同时空捡起,无论是历史中的那些低音,或是日常生活中被忽略的声音,他历经十三次观念里的冒险要把它们一一捡起、放大,以期人们将眼前相对狭隘的兴趣关注,投向对更广阔知识的领域、思想的领域,他人的情感、生活的关注。



他们都要把这些故事讲给你听。当这些故事要将眼下生活延展出去,构建出你物质、精神世界都未曾见过的万千景象,最终只能落归于一个载体——声音。因为只有听觉,才能在伴随中产生属于每个人不同的画面 。


这种特性,正是音频内容一路从电台时代走到移动音频时代不但不会落寞,反而在商业模式上屡现新生机的原因。


1


11月5日,要用音频讲故事的人被聚集到了一起,除了高晓松、李淼、许知远,还有要讲东方哲学的蒋勋、要讲民谣的胡德夫、要讲饮食男女的王伟忠、要讲职场的李响……接下来的一年,他们要讲的故事都将作为蜻蜓FM九大内容矩阵中的头部付费内容,成为超3亿用户碎片化时间里流连的精神后院。


此时此刻,蜻蜓FM创始人兼董事长张强当然有理由说出“音频的黄金时代到来了”这样一句感叹,毕竟,高晓松在蜻蜓FM的全平台节目播放量已超过50亿,其中付费节目《矮大紧指北》发布当月付费订阅用户就突破10万人的纪录,截止完结时销量达到20万份。蒋勋的付费音频节目《蒋勋细说红楼梦》播放量也超过2.4亿。截止目前,付费业务已占蜻蜓FM月收入的一半以上。


回想起来,很多行业的黄金时代,都有一个不算明朗的开头。


两年前,蜻蜓FM一位高管在采访中曾提到的音频内容收费的难点:“内容创业者变现最容易的平台是微博和微信,其次是视频。和这两个比,音频在变现能力上是有差距的。音频的体量要小得多,节目和粉丝之间的紧密度也没有视频直播那么直接。”


音频内容形式的差异诚然是一方面,知识付费产品的凶猛是另一方面。这一年,知乎Live、分答、罗辑思维的《李翔商业内参》相继上线,声量、增长都犹如相继冲向天空的烟火,毫不客气地占领了音频内容的这一方天空,取得巨大的成功,音频内容早期提供杂而泛的免费内容模式瞬间黯然失色,摆脱靠广告赚钱的商业模式似乎只有知识付费这一条路可走。


以高空绚烂绽放作为开局的知识付费彼时不会意识到,催生于缺少时间与提升自我的需求之间的知识付费,热潮随后开始缓缓降落。场景单一、保持内容独特和优质、使用门槛高和用户惰性都成了它们随后持续增长的难点,至今年,知识付费的势头已趋冷静。


同样经历大起大落的还有内容电商,过去的两年里,我们眼见一个个带货神话成为了脍炙人口的都市传说,随后又我们亲历大浪淘沙,只有快餐式内容的割韭菜玩家随后浪抛下,大潮之后只留下头部玩家。


从群雄逐鹿到黄金时代,从蜻蜓FM高管感慨内容收费不易,到如今头部大咖云集未来可期,两年时间,想必对于蜻蜓FM来说,恍如隔世。


2


如果要问这两年的时间里,蜻蜓FM做对了什么,那答案应该就是,历经知识付费、内容电商的大潮,蜻蜓FM在始终不落下的同时,做到了坚持将这种介于PGC与UGC之间的PUGC模式进行到底——邀请传统电台主持人、KOL等入驻电台的模式,这件事蜻蜓FM从成立一直坚持至今。


现在,蜻蜓FM显然尝到了这种模式的甜头,蜻蜓FM已经揽下包含高晓松、蒋勋、梁宏达、张召忠、马红漫、万峰等名人大咖、垂直领域意见领袖及传统电视电台主持人、素人主播在内的10万名专业主播。如今又提出3年10亿现金扶持的主播生态战略。


并且,蜻蜓FM从未停止过对于“泛音频付费”的布局。


正如许知远在蜻蜓FM的发布会上所讲,此刻的人们“特别迷恋数字的时代,特别迷恋规模的时代”,这时候,身陷焦虑的我们也许会认为,知识付费提供的“有用”知识是让我们从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唯一稻草,而后来我们发现,无论是一二线还是三四线的夜归人拖着疲惫寻找一丝喘息的空间,他们最需要的其实是更宽泛的、娱乐的或者有互动、理解感的内容。


这是当代人真实需要的声音。这个时代的人,都捡拾着自己破碎的时间,渴望被理解、看到更广阔的时间,抑或是能跳出自己去看看自己,以告诉自己不用太焦虑。于是,相比于“硬”的知识,“软”的个性化、精细化的内容更能满足当代人的需求。


主攻用户睡前场景的朱亚文《最美情书》在蜻蜓FM上的成功,可以佐证这个观点。一句磁性的“宝贝儿”,让这档节目在上线不到24小时就获得百万播放量,而其节目内容,相比于知识性内容,更像是一种具有温度的白噪音,这个现实能说明一个问题,音频内容用户的需求很多样,也很简单——有时候一声“晚安”就够了。


大量情感电台、曲艺、娱乐内容电台的经久不衰同样说明这个问题,破亿播放的内容存在于你常识之外各个领域,而这样一个无边界的内容池,于移动音频平台而言,正是在内容付费模式精耕的沃土。


要精耕,却不能止步于内容。用户交出自己的碎片化时间,除了期待自己的情感需求被满足外,更期待自己的体验被珍视,而这正是蜻蜓FM做对的另一件事,在提供高品质内容的同时,还在不断提升收听体验——蜻蜓FM跟杜比和DTS共同合作提供声维体验,把现在音频的收听提升到了电影级的收听体验,无论是一句晚安,还是一个知识点,听众都能身临其境。


3


如果以上的事实说明,蜻蜓FM今天迎来的“黄金时代”取决于过去数年的越努力、越幸运,那你可能还忽略了另一个事实是,这些努力从不是面向今天,而是面向未来的。


跑通内容付费的PUGC模式是去音频向未来的发动机。它不仅是这个行业盈利模式新的可能,也不仅是由用户到平台一个单向的利益流动,而是大量优质付费内容的供能所驱动的红利双向流通——让内容产生的红利再由平台重新配置,以反哺内容本身。


11月5日,高晓松、许知远、李响等从前活跃在荧幕上的老面孔、以新老电台主播身份出现的这次相聚,就可以看作是这个双向流通模式成果的显性表达。两年前,音频内容节目与粉丝的粘性难题,答案也跃于纸上——付费门槛、个性化优质内容、人格魅力。



当高晓松以《晓说》音频、《矮大紧指北》的方式与百十万粉丝由声音遇知音,他自然希望还可以以这种方式,道尽诗和远方。


而电台另一段的用户同样意犹未尽,某种程度上,电波的私密和陪伴特性,使得它的单向传播被体验为一种交谈,一种由声音碎片而引发的精神交谈。


如开头所提到的那一段段待倾听的故事,无论是“有用”的知识,还是“无用”的情感,这些由优质内容和人格魅力产生的交谈,都是在这个全民焦虑的时代里,触达每一个个体的精神入口,既满足了用户的消费需求,又满足了用户的精神需求。


而入口遇见风口,这就是音频所要去向的未来。随着5G时代的到来,万物互联必将发生,届时,多屏幕终端都将指向语音形式进行交互,而我们捡拾起的、承载了我们精神的声音碎片,将无所不在地组成我们未来的生活。


那时,不止有高晓松要讲的过去,任何地方,都可以是诗和远方,你听见的过去组成你的小世界和小人间;


那时,不止有李淼要讲的未来,任何时刻,都可以是预见的未来,你听见的未来组成新的世界观;


那时,不止有许知远的精神冒险,任何人和思想,都可以被捡起放大,你听见的思想组成平凡生活中一次次精神的冒险。


那时,我们将知道,张强所说的:“音频将从配角走向舞台中央。”或许是一个不必等待检验的预言。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方便面之死
    - 阅 18

     虎嗅注: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AI财经社(ID:Economic-Weekly),作者李斐然。投资前景黯淡的行业方便面的寒冬或许真的来了。 4月20日,“非油炸更健康”的五谷道场出现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的交易信息中

  • 乐视启示录:贾跃亭留给同行的三大教训
    - 阅 17

    文|波波夫贾跃亭去职乐视网总经理,为最新一季中国版硅谷大剧暂时划上了分号。虚虚实实的职位调整,个中实情并不足为看客道。与其说是以退为进、服务复牌市值管理的一部分,倒不如视为贾跃亭失去对乐视实际掌控的开端。

  • 知识变现自学手册:从入门到放弃
    - 阅 14

    过去这一年间,有哪一个贴上付费标签的内容生产者不被同行骂为浮躁时代下充满铜臭味的骗子?又有哪一个内容生产者不希望成为他们所骂者中那些挣到真金白银的人呢?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1.向用户直接收费的知识变现已经被内容生产者们公认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