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创业时代》之外的失意、狂热与后怕

- 敲敲格 - 阅 22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虎嗅注:《创业时代》的火爆让十年创业者黄何备受媒体和资本关注,正如他7年前做TalkBox时大火一样。虎扯电台跟本文作者敲敲格跟黄何一起聊了他这几年的心路历程,除了本文内容,在本期电台中,你会听到他更多是作为一个创业者的艰难,当公司账上已经没钱需要变卖家产时的辛酸,抑郁甚至最终走向绝路在创业者中已经不是新鲜事,他甚至说自己离跟茅侃侃一样可能就差几个月。面对巨头及创业寒冬的紧逼、同为创业者朋友的离世,黄何是怎么做的。点击这里可以收听本期电台内容。


嘉宾:黄何

主持:xiyao

文案:敲敲格

剪辑、配乐:关关


黄何很珍惜这次“爆红”的机会。


他从20岁开始创业,十年的时间里,他说自己一直是“求着媒体报道人家都不来”。在他30岁这年,却意外被一部豆瓣仅有3.4分的剧带火了。


以他为原型的电视剧《创业时代》正热播,黄轩和Angelababy在剧中创业、谈恋爱,也被观众吐槽剧情不符合逻辑、主演演技堪忧。但这部剧带红了黄何的“魔晶”——剧里的黄轩创造了一款具有“按住说话”功能的即时通讯App魔晶,剧外的魔晶上线4天后就冲上了App Store社交类下载排行榜的第二名,一度超越了微信、微博和QQ。


魔晶走红后,黄何和他的团队忙得团团转,除了解决用户量突涨带来的服务器问题,还得去见VC、接受媒体采访。他说自己没数过有多少媒体和投资人找上门来,只记得最夸张的一天,自己从吃早餐开始一直对着媒体讲到睡觉前。


他和他的团队都很清楚地意识到这部剧能给魔晶带来的导流作用仅能持续一个月左右,还清楚地明白最火的大概会是哪几天,多久以后会失去部分关注……接受虎嗅采访时,他穿着鲜橙色的T恤,上面印着大大的魔晶Logo。他表示,在此期间,“我们尽可能地刷够脸,让大家都认识我们。”


黄何把自己的照片放在了魔晶的开屏页上


魔晶之前


7年前,黄何和他的产品就有过离“爆红”很近的时刻。


他所在的Talkbox创业团队是即时通讯中“按住说话”这一功能的鼻祖,曾在中国大陆与东南亚地区获得千万下载量。但微信在2011年5月上线了类Talkbox的“按住说话”功能后,用户呈现井喷式增长(语出《腾讯传》),并在打通与QQ之间的用户社交链后,迅速成为即时通讯软件中的“霸主”。


复盘那段创业历程,黄何不太愿意谈腾讯对Talkbox的影响,他认为当时的Talkbox太过渺小,哪怕把所有做错的事情都做对,也没法赢过腾讯。


那一年是移动互联网的开端——这是后来大家总结出来的,当时的黄何并没有感觉到这回事,他忙到无暇思考。用户增长过快,导致Talkbox的基础设施跟不上,他与团队每天都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服务器的扩容上;社交产品的格局每周都发生着变化,这边小米推出了米聊、那边微信上线了新功能,这些新动向都让团队感到焦虑;Talkbox缺钱,团队还忙着与各种VC和互联网大佬见面……


“每天都有新的希望,也有新的绝望。”黄何说。


他认为,Talkbox当时最大的失误就是忽略了原本占据优势地位的东南亚市场。在Talkbox将资源都放在中国市场与微信竞争的同时,东南亚市场逐渐被Line等社交软件占领。Talkbox团队最终黯然散场。


2015年,黄何找回了部分Talkbox团队的成员,一起到硅谷重新创业。这次他们做了一个叫做MailTime(简信)的社交软件,这款产品基于电子邮件协议,希望把发邮件变得像聊天一样简单。由于不同地区的用户对邮件的使用习惯不同,简信主攻海外市场。


简信团队


这次配合《创业时代》一起推出的魔晶则是简信的“汉化版”——黄何表示他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开发出一个全新的社交产品,这次选择将简信“换一个皮肤”后在中国市场上架,也是希望用这款产品在中国“试试水”。


从硅谷到香港


由于特朗普上台后对创业者不友好的移民政策,黄何和团队于2017年离开硅谷,转到香港继续创业。但在美国的创业经历给黄何留下了很深的印记,比如对创新的追求、分享互助的精神。


在他看来,中国目前的创业环境有时候显得有点“可笑”。魔晶刚上线的时候,团队被一个技术上的细节困扰了好几天,尽管事后发现是个非常小的细节,但当时并没有找到解决方法。黄何发现另外两个软件解决了这个问题,于是发了条朋友圈,问有谁认识这两个软件的工程师,是否可以教自己一下。


结果他被那两家公司的CTO“封杀”了。“他们直接发信给所有的员工,说你不准接触魔晶,”黄何无奈地摊手,“有没有必要啊。”


魔晶团队多花了一个晚上解决掉了那个“小细节”。这件事给黄何的震动很大,他难以想象大家在这种小事上都毫无分享精神。


“在硅谷,其他公司绝对会来帮你,”他提到简信曾经身处的著名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中良好的氛围,“我想见任何一个人,只要在YC内部发个消息,马上就有人帮我介绍。甚至有竞品公司非常开放地跟我分享他们的模式,还建议我们应该怎么做。”


黄何在TechCrunch Disrupt SF创业竞技场上


中国互联网公司爱提的“执行力”在他看来也不是个好词——这意味着员工乖乖听话,迅速把东西做出来。但在执行力的压力下面,公司很难有创新。黄何认为,中国创业公司崇尚的“狼性文化”“执行力文化”反而拖累了中国在创新上的发展。


在曾经作为创新者的Talkbox悄然退场后,有不少人说风凉话。“很多人说你爱创新又怎么样,还不是‘死’了,还不是被人抄,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是很伤心的,”黄何说,“硅谷对待创新者起码是尊重的,巨头们、甚至是所有的人都希望帮助创新者。”


但黄何也表示,这样的创业环境同时意味着机会。简信在硅谷呆了几年,可能就错过了中国互联网迅猛发展的那几年。“有一点后悔,”黄何说,“(大环境)不是说你适应或者试图去改变(就行),我们希望能以自己的方式做一些证明。”


“离茅侃侃就差几个月”


魔晶上线的那天,是黄何的30岁生日。创业十年的经历让他感受到,创业者现实中的经历没有《创业时代》里那么有戏剧性,但却更为残酷。


“对自己公司稍微有点感情的创业者,在公司没钱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把公司卖了,而是想想自己有多少钱,”他说,“把房子车子都先卖了,先补贴(给公司),最绝望的是,你自己的钱都用完了,再去借钱。到了借钱都借不到的时候,你的公司还没融到资。”


创业者的压力不仅仅是担忧公司失败,或是欠了员工几个月的工资没发——当把全部身家放在自己的事业中,或是背上沉重得可能这辈子都还不上的债务,“追债就可以追死人了,”黄何说。


在接受虎嗅采访的前两天,他失去了一个朋友。黄何从香港来北京开会,本想会后约朋友吃饭,结果他的家人告诉黄何,他在前一天早上选择以坠楼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其实过去这一年发生过好几次,创业者选择结束生命的事情,像之前的茅侃侃,后来还有好几个创业者,”黄何说得很轻,“我的公司也经历过没钱(的阶段),我也卖过所有我能卖的东西,当然我运气好,每一次都挺过来了。但看到这种新闻之后,会觉得有点后怕,其实当时的自己跟茅侃侃可能就差了几个月,如果运气没那么好的话……


除了创业者目前面临的资本寒冬以外,黄何觉得这样的悲剧还要怪罪于此前资本的狂热。在资本狂热的时候,投资者给出了不切实际的估值,等到泡沫被戳破的时候,创业者无法全身而退。


创业者还面临着来自互联网巨头们的压力。他认为,在Talkbox诞生的年代里,BAT等巨头是很封闭的,一旦有竞争对手出现,他们想做的事情就是正面打击、直接消灭。


“但今天的BAT不一样了,你可以说他们开放包容,也可以说他们其实利用外围创业者来巩固自己的城池,从滴滴到美团,甚至摩拜。”黄何说,这些公司曾是纯创业公司,如今的估值都称得上“小巨头”,新一代“小巨头”的成长背后,其实是BAT间的博弈。


新一轮“社交大战”?


时隔7年,又被放置在聚光灯下的黄何心态更平和了。尽管仍旧在忙着解决用户急速增长导致的服务器问题,但他对魔晶以及团队未来的规划都更为清晰。


他明白,魔晶只是简信的复刻版本,红了也是因为电视剧的导流,“很明显肯定是一阵风的事情。”但他将魔晶视作一块敲门砖,有了魔晶,他才能和投资人谈团队正在开发的新产品。


“大概一两个月后就会有第一阶段的产品,半年后会有个比较大的,”黄何说,“甚至有一款产品是我们六年前做Talkbox时设计的产品,给VC看的时候他们觉得还挺惊艳的。但也要看融资的顺利程度,对不对?”


他判断,新一轮的社交大战可能会在一两年内爆发,因为如今的社交霸主腾讯遇到了跟当年一样的瓶颈——在QQ增长乏力时,张小龙的微信及时“救场”,而今天的微信也遇到了天花板,腾讯又该推出一个什么样的新产品来将自己的用户平移过去?


黄何对腾讯的感情是复杂的。他认为腾讯是家伟大的公司,其产品已经渗入到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他曾与腾讯过招,这件事还被写成小说、拍成电视剧,他觉得这很有趣。另一方面,他不愿多提当年Talkbox与腾讯间具体的“爱恨情仇”。从Talkbox到魔晶,在社交领域里,腾讯是黄何无论如何都无法绕开的巨头。


当被虎嗅问到魔晶团队是否正在全力筹备即将到来的新一轮“社交战”时,黄何说:“我不知道,反正就是会做(产品)吧。”


黄何说话谨慎,强调新一轮“社交大战”只是个人判断,有可能是错的,但他依旧渴望做出一款“影响一亿人”的颠覆性产品。可能是一款“看起来再简单不过”的东西,但必须极具颠覆性、改变足够多的人,他想了想,举出了“马桶”这个例子。


“你想想看,这个世界上有马桶之前和有马桶之后,改变有多大!”黄何大笑起来。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PM如何快速完成并交付视觉需求?
    - 阅 20

    不少PM认为画视觉稿是视觉设计师的事情,所以偷懒也不整理视觉需求给到对方,最后验收发现缺少部分视觉稿,或者画出的视觉稿和PM要求的差异很大。介绍我自己研究出来的快速交付视觉需求的方法论,绝对值得学一学。

  • 原中国电信董事长常小兵受贿一审被判六年,常本人表示服判,不上诉
    - 阅 16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未经授权不得使用据央视网新闻报道,2017年5月31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受贿案,对被告人常小兵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 电商解密之优惠券:B2C平台优惠券该如何设计?
    - 阅 22

    大家对优惠券应该都比较熟悉,有过网购经验的人应该都用过,优惠券也是商家促销一种常用的手段,今天来跟大家介绍下B2C平台优惠券一般都是如何设计的。优惠券其实本质是一种代金券,用户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下单返券、活动领券,系统赠券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