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四章):节日之日

- 虎皮妈的夜航船© - 阅 42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陈虎皮妈。


日子一旦有了目标,就像开弓有了靶心,程悦欣的生活渐渐变得规律。早上起床背单词、做听力,下午看一会儿美剧,聊以自慰也是在学英语。美国的生活什么时候开始算融入呢?其实也不好说。但有天晚上和张思禹一起在床上看《虎胆龙威》,电影里反派打电话来:“猜猜谁的401k账户里现在数字变成了零?”程悦欣指着屏幕叫:“字幕组翻错了,他们不知道401k是美国的退休金账户!”那一刻,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真实了一点。


郝会会在中国超市的熟食部打工。每周末张思禹带着程悦欣去中国超市买菜,满赠熟食部的券,直接在郝会会手上花掉。郝会会下重手,把蛋炒饭或者牛肉河粉死命往外卖盒里压了又压,一份给出两份的量。顺带手,有时候还抓给程悦欣一把fortune cookie(幸运饼)


幸运饼是外国中餐店的特色了,来历无从考证。翘着屁股的空心小饼干,掰开里面一张纸条,纸条上一句号称能预测未来的话。程悦欣拿到的第一张上写:“恭喜你开始新的冒险,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程悦欣拿给张思禹看,一团兴奋:“你看你看!多准啊!”张思禹给她看自己的——“什么时候开始存钱都不晚。”程悦欣点头:“看见没有,连饼干都嫌你穷。”


当学生穷,刚刚上班还是穷。


不搬家,车总是要换的。张思禹带着程悦欣去dealership(销售店)逛了两个月,不同牌子比较,网上询价,试驾,店里砍价,身心俱疲。卖福特的美国老头戴一顶西部牛仔草帽,Monday发音发成“蒙迪”,对张思禹爱搭不理,半步不让。程悦欣生气:“你看他对白人笑嘻嘻,看到我们就不搭理,赤裸裸的种族歧视!”


被种族歧视,这是上升到国格人格的事情,这是触及底线的事情,从此美国车在程悦欣这里被一票否决了。丰田的销售,是个咬着一半雪糕的中国人,一只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握手:“你们好,你们好,我是Wilson。”同胞对同胞,交流无障碍,但是砍价还是有障碍。周六砍了小半天,没砍到心理价位,周日再去,Wilson同学脸一板:“这个生意我不能和你们做了,还好昨天那个价格没成交,昨天经理把我臭骂一顿,肯定不能按那个价格卖。”


程悦欣急了:“为什么不能卖呢?昨天我们谈了三个小时呢。”Wilson叹口气:“那我再去问问经理。”


经理室有半透明的磨砂玻璃,程悦欣看到印度经理皱着眉,双手勾胸,一个劲摇头。谈了半天,Wilson一脸严肃地走出门:“那个价格实在不行,因为中国人又不爱买保修项目,我们真的赚不到钱了。”“我们可以买保修项目啊!”程悦欣嚷起来。


银灰色的Camery开回家,林锐穿着拖鞋出来绕圈参观了半天。问了价格,吐了一个字——“靠。”得知居然还买了保修项目,“靠”了两声。最后问了贷款利率,半晌无语,径直走到屋子里不出来了。看到林锐的表情,张思禹咬紧牙关,没有跟胡金柱交流买车的事情。柱哥是不能吃亏的诗人,不能吃亏,还有诗人,这两者都是比较容易吐血的体质。张思禹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好他。


硅谷的太阳依旧明晃晃,但暑气渐渐消了下去。程悦欣心怀忐忑地考了第一次托福。一考考三个小时,到最后写作文时都想吐。晚上窝在被窝里,和张思禹两个人肩并肩看硅谷各个学校的招生项目。


“你要不学会计吧?”张思禹说,“听说好找工作。”


程悦欣噘嘴:“不喜欢数字,烦都烦死了。”


“那你学编程吧?大不了重新念个本科,也就是四年。四年毕业也好找工作,”张思禹再提议。


“我才不要重新再念本科!”程悦欣惊恐。四年啊,重新再念四年书,自己不就是28岁了么?快30了啊,快30重新本科毕业,不要让人笑死的么?!


“文科选专业真的不容易啊,”张思禹皱着眉,“要不你直接考个LSAT,跟郑懿一样学法律算了。”


“我才不要跟那个郑懿一样。”程悦欣嗤之以鼻。心里想,托福就半条命了,还有GRE,再来个LSAT还活不活?


每晚都是这样的讨论,翻来覆去,没有结果的讨论。但程悦欣享受这个过程,躺在张思禹身边,让他给自己解释这个那个,闪闪烁烁的电脑屏幕,查查这个学校,看看那个专业。这讨论的过程是快乐的。仿佛未来就在面前,仿佛自己有无限选择,仿佛两个人只要手牵手,就可以越走越远。


十天后,成绩出来,98。不算太糟,但距离张思禹替她规划的SJSU的会计项目,还差了一口气。


张思禹仔细研究了成绩单:“你看你这次听力没有平时模拟的好,要不咱们再考一次?”问着问着程悦欣的眼圈就红了:“我来了美国之后,一事无成。”


呀,前途茫茫,不由得凄凄惶惶。但底色是不绝望的,闹到最后面,张思禹总是要拍胸脯的:“不上学就不上学,不上班就不上班。我养你一辈子。”


追完了《越狱》,追完了《24小时》,追完了《迷失》。一转眼,感恩节到了。


感恩节是美国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几百年前,五月花号带着清教徒们登上美洲这块土地,死得死,病得病。在印第安人帮助下,这批欧洲移民学会了打猎、种玉米,才有了后来被称为美利坚的国度。程悦欣是在电视上看史努比动画片看到这段历史的。动画片里印第安人教Charlie Brown在玉米旁边埋死鱼,然后清教徒们和印第安人围着一只大火鸡载歌载舞。


“我们也烤一只火鸡吧,”商量感恩节聚餐的时候,程悦欣立刻提出。


聚餐,又称potluck,每家人带一点菜,聚在一起图热闹。但菜品见人品,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带的什么菜,往往会变成网上经久不息的吐槽话题。


“火鸡咋烤啊?我没烤过,我烤箱不大会用,”郝会会犯难。


“但是烤火鸡才有节日气氛啊!”程悦欣坚持。


“别信电视啊,”胡金柱插话,“感恩节这种虚伪的节日,不用按照老外的标准过。什么感谢印第安人,后来印第安人不是他们屠杀的啊?”


“禹嫂,你没吃过火鸡吧?火鸡那么大一只,肉可柴,不好吃。远不如一般的鸡鸭,一样要烤,不如我们烤个烤鸭吧?”林锐提议,“郑懿你说呢?”


“我都行,你做什么我吃什么。”郑懿难得在家呆着,窝在沙发上吃水果。


电视频道在26台,正在放每天半小时的国语新闻。除了美国本地新闻,倒有一小半在放台湾时政,这个立委,那个议员,最后联系到08年选举。


“但我就想烤火鸡!”程悦欣忽然冒出来一句。


“烤就烤呗,没吃过总想试试。”郑懿出人意料站在程悦欣这边。程悦欣还没来得及高兴,郑懿又补上一句:“吃过下次就不想吃了。”


感恩节前夜,全国假期,超市下午4点全部关门,所以程悦欣一早就让张思禹带着采购去了。而另一边,胡金柱和郝会会一年一度最重要的时刻也要来临——“黑色星期五”大抢购。


感恩节,是11月的第4个周四,大餐完毕后,就是美国人民的双11狂欢购物街。2007年,网购尚不流行,实体店还经营得如火如荼。各大商店早一两周就开始铺天盖地的广告,将会推出哪些折扣,有多少限量。胡金柱早就规划好了,要去Fry's抢电视以及去百思买抢笔记本电脑。电器是大头,折扣大,销路也广,最适合转手。


胡金柱铺开一张地图,让林锐参谋帮他优化线路。最关键的是要预测,到底是百思买的队伍长,还是Fry's的队长,他好合理分配兵力部署。


两个人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程悦欣的火鸡买回来了,足足15磅。林锐看着程悦欣兴奋的脸,再看看那只火鸡,终于问:“禹嫂,你现在才买火鸡呀?”


“嗯,不是晚上才烤么?现在买不行么?”程悦欣茫然。


“这都是冰冻的啊。”林锐哭笑不得,“人美国人提前三天就要开始化冻呢。你这个现在才买怎么吃呀?”


程悦欣愣住了,瞪着张思禹。张思禹辩解:“我不懂啊,我没吃过。”


当郝会会和林锐开始在厨房施展身手准备晚餐时,程悦欣望着那只硕大的火鸡失神。下楼倒水喝的郑懿终于看不下去了,从复习期末考的百忙中抽身问她:“那你看着这只火鸡也不能把它看化了啊。”


“那怎么办?”程悦欣可怜巴巴。


“浸冷水啊,”郑懿又好气又好笑。不一会儿搬来了她的笔记本电脑,指着上面的字给程悦欣看——冷水化冻,每30分钟换水,每1磅重的火鸡需要大概30分钟的解冻时间。


“现在10点,按这个速度,你这只火鸡要化冻化到下午5点,烤一只火鸡,大概还需要两三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大概要8点才能吃到这只火鸡,”郑懿侃侃而谈,忽然又盯住程悦欣,“你准备怎么烤火鸡啊?”


“哦,我网上找了一个方子,说中式烤法,跟烤烤鸭差不多,”程悦欣老老实实回答。


“老外烤火鸡都要事先brine一下,”郑懿说。


“什么叫brine?”程悦欣茫然。


“就是把火鸡先浸在一桶加了各种材料的水里,初中化学学过吧?渗透反渗透,可以让火鸡肉比较嫩,烤着不会柴,”郑懿虽然一脸严肃,但长睫毛忽闪忽闪。


程悦欣本来想生气,嫌郑懿指手画脚,但在心里默默评估了一番郑懿刚才的话,问了一句转折两人关系的话:“那你会烤火鸡么?”


“烤过。”


“那你能教我怎么烤么?”


郑懿望着程悦欣,觉得她一脸真诚里有几分可怜。于是点点头:“好啊。”


晚上的聚餐,有郝会会的蒸面,张思禹的手打肉丸,林锐的水煮鱼,连房东冯品芝都下厨,炒了一盘糖醋小排。郑懿和程悦欣的火鸡在烤箱里,渐渐染上了漂亮的金色,滴滴答答从纹路里滴落油脂。郑懿在烤箱里放了一小碗黄酒,此刻微醺的香气满溢。


“我们先一起干一杯吧!”胡金柱提议。


七只酒杯碰到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点微微的红。


“异国他乡能相遇,就是缘分。,”胡金柱再感叹一句,“先敬一杯冯大姐,没有房东,就不会有我们这顿饭。”


冯品芝一边推辞一边又干了一杯,反常地高兴。兜了半天圈子,忽然说:“我呢,终于签证搞好了,明年年初准备回上海一趟。”


在众人的恭喜声中,她忽然对着程悦欣说:“小程啊,你刚刚过来哦,我给你看看我准备带回国送的东西,你帮我看看你会喜欢伐?


冯品芝兴冲冲拿来一个袋子,从里面倒出几十个小瓶子来。程悦欣震惊地从一堆宾馆洗发水护肤霜里挑出几瓶透明的液体来——“冯姐,这是什么?”


“洗手的呀,没地方洗手,这个很方便的,而且杀菌的哦,国内没有的吧?”冯品芝一脸期待。


“哦,不大看到。”程悦欣不能辜负这份期待。


“我就说么,这个肯定好的!”冯品芝喜滋滋把袋子收起来。


程悦欣看着冯品芝背影,震惊地问张思禹:“房东多少年没有回国了啊?”


张思禹没回答,林锐倒接上了:“我琢磨她出国时候可能还没改革开放吧。”


程悦欣认真了:“真的么?她出国那么久了啊?那她年纪多大啊?”


郑懿白林锐一眼:“别理他,他嘲笑房东呢。”


林锐继续:“有没有人跟我赌,房东飞机上的面包肯定也舍不得吃。阿拉美国飞机上带回来的面包呢,送送人多少好。”


林锐学房东身段口气,惟妙惟肖,笑倒一片。但只有郝会会在冯品芝回来的时候还在豪爽地“哈哈哈”。


“笑什么啊?你们在笑什么啊?”冯品芝追问。问得郝会会满脸通红。


8点钟,火鸡终于出烤箱了。郑懿的锡纸包得好,上色均匀,连最容易烤焦的鸡翅都没焦。大家都纷纷拿出了相机,林锐举起了单反,左一张右一张,最后感叹:“确实烤个火鸡比较像过感恩节啊。”胡金柱补充:“仪式感还是需要的。”


这是程悦欣在美国过的第一个节日。热闹、喜庆、欢声笑语,人在异乡的孤单和对未来的不确定,仿佛都在节日的气氛中消退了。那一晚,林锐讲了很多段子,张思禹喝了很多酒,胡金柱写了一首诗。郑懿骂了人——“就他那个破口音,一听就是中国人,还好意思跟我说I don't speak Chinese。天天跟在白人同学屁股后面哈哈哈,那副谄媚样,有本事把自己那身黄皮扒掉啊!”


程悦欣忽然觉得,其实不搬家,也挺好的。虽然酒醒之后,胡金柱和郝会会要去寒风里排队,郑懿要面对1L的第一场大考,林锐要继续憋论文投会议,张思禹要还信用卡账单,而自己,还是要想未来的路在哪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ID:hupima)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作者:虎皮妈(复旦大学毕业后随先生去往美国,有了两个孩子,在七年全职妈妈生涯中,开始读法学院、开公号、出版小说、创作剧本)。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PRD1.0分享:全面通用的移动端产品需求文档
    - 阅 15

    花了大概1年整理出一份全面通用的移动端产品需求文档,包含了我多年产品经验以及对业务的理解,对技术原理的涉及。命名为浪子PRD1.0,请查看全文后再直达源网址。这份PRD虽然内容很全面通用,但是还不够系统结构化。所以才命名为1.0。

  • YunOS与互联网汽车给汽车业带来了什么
    - 阅 12

    核心提要:1)互联网已经成为所有的产业的基础设施,对任何产业来说,都不能无视互联网的存在;2)新的终端对互联网产业的跃变具有决定性的力量,互联网汽车这一新成员的加入意味着互联网在经理移动互联网之后进入万物互联网;

  • 直播、短视频风口终极赢家,视频云CDN或改写市场格局
    - 阅 21

    网络视频服务从来都是巨头烧钱的游戏,而CDN是关乎用户体验的刚需技术和服务。正如电商崛起的前提是在全国布局仓储及物流体系,今天互联网越来越顺畅的交互体验也离不开CDN(ContentDeliveryNetwork内容分发网络)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