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凭啥只能给朋友圈点赞?我就想给那个人踩到底

- 果壳网 - 阅 74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打开微信,满屏幕的“赞”是否也给你带来了不少满足感?但这也催生了一个词,叫“点赞之交”——接下来这篇文章就要告诉你,点赞之交或许已经是好的了。在社交媒体的暗处,有许多不喜欢你的“敌人”正在虎视眈眈,而你毫无察觉。毕竟,微信没有一个“滚犊咂”按钮。


本文编译来源:'Social-Media Blasphemy': Texas researcher adds 'Enemy' feature to Facebook,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网(Guokr42),作者: Jeffrey R. Young,翻译:Crystal,题图来自:pixabay.com。


社交媒体需要叛逆


迪恩·特里(Dean Terry)在 Facebook 上有 400 个好友,但他还想再要些敌人。


特里是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新媒体研究项目的主任,他认为 Facebook 存在一个重大缺陷,即总是刻意地营造“和谐美好”,而将“敌对攻击”拒之门外。Facebook 只设置了“喜欢”按钮,而没有设置 “不喜欢” 按钮,用户无法标记他们不喜欢的想法、产品或其他用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只有“好友”一种。


特里认为,真实世界的人际关系远比这要复杂,社交网络也应该尽量仿效真实世界。


特里并不是唯一持有这种想法的人。Facebook 的一项在线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 300 万用户表示希望 Facebook 增加 “不喜欢” 按钮。


“这是对社交媒体的颠覆。我们希望你能说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告诉大家你不喜欢什么,而不是只说你喜欢什么。” 特里说, “我认为社交媒体需要一些叛逆的声音。”


你为什么应该有“敌人”


事情始于今年 2 月份,特里和他的学生在 Facebook 上发布了一个叫做“EnemyGraph”的插件。用户可以免费下载这个插件,然后标记出自己的敌人,敌人名单随后便会在用户的个人主页上显示出来。“我们对‘敌人’的定义跟 Facebook 对‘好友’的定义一样,是很宽泛的用法,” 特里解释说,“其实就是表示你对此持不同意见。”


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新媒体研究项目的主任迪恩·特里(右),与研究生布拉德利·格里菲斯一起创建了名为 “EnemyGraph” 的应用,让用户可以在 Facebook 上标记出自己的 “敌人” | Mei-Chun Jau / The Chronicle


特里原本想用的其实是“不喜欢”,而不是“敌人”,但鉴于系统不允许用户创建一个“不喜欢”按钮,特里只好改用“敌人”这个词。有 Facebook 的批评者指出,社交网络的负责人希望为广告商维持一个善意与和谐的网络平台,而广告商可不希望有用户公开诋毁自己的产品。


另一方面,没有什么负面环境恰恰是一些人眼中 Facebook 的最大优点。毕竟,现在许多网上论坛充满了恶意的口水战,让讲道理的人望而却步。所以,让网络环境保持得像 Facebook 这样 “和谐” 又有什么错呢?


现实如此残酷,留一个乌托邦不好吗? | sungkomonline.com


作为一个教育者,特里有话要说。


“新媒体研究项目要做的,就是引导学生对社交媒体进行批判性思考。” 特里表示, EnemyGraph 的主要目的也在于此。 “在 Facebook 上,‘你’ 其实就是一个产品——以商品化形式出现的你。” 特里希望学生以及其他人都能意识到这一点。 “我并不是让学生们不去用 Facebook,而是想让他们明白社交媒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研究生研究助理布拉德利·格里菲斯(Bradley Griffith)编写了 EnemyGraph 的代码,他的话比特里的还要激进:“人为地剥离掉社会的阴暗面,这种趋势对整个社会来说是很危险的。”


特里他们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人物来模拟 Facebook 用户如何标记 “敌人”。图中三角形是一副人物关系示意图,三个角分别是 “朱丽叶”、“罗密欧”、“蒙太古(罗密欧的父亲)” | Kye R. Lee/The Dallas Morning News


虚拟的抗议


EnemyGraph 在互联网上的 “不和谐” 表现,让人们意识到互联网也是一种新的抗议方式。在现实生活中,学者们通过发表文章或提出抗议来敦促社会改革。而在社交网络中,开发一项新的技术组件或应用便能达到相同的目的了。


格里菲斯说:“学术界对于如何构建更好的社会一直有各种各样的提案,可限于现实中的资源、资金、机会等问题,很多提案都只能停留在 ‘谈论’ 的层面上。而现在有了网络这个虚拟社会,我们便能用它来检验各种提案的有效性了。”


特里和格里菲斯在此前还有一次类似的尝试。去年秋天,他们在 Twitter 上创建了一个支持用户查询的网络数据库,里面存储的是被用户删除的推文。这个名为 “Undetweetable” 的数据库之所以能建立,得益于一些分析网络文本的爬虫程序,这些程序会抓取并保存在 Twitter 上遇见的一切内容,很多推文在被删除之前仍然存留了下来。Undetweetable 让很多用户感到不安,因为他们不敢想象自己极欲删除掉的内容居然还能被重新搜索出来。也正因如此,特里和格里菲斯这两位创建者饱受批评。



然而Undetweetable的初衷就是让大家意识到:自己随手在网上发表的话语可能会被永久地保留下来。别人可以轻易而悄然无息地获取这些消息,然后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利用它们。


Undetweetable 引起了大家的激烈讨论。在被《华尔街日报》和包括 Gizmodo 在内的著名科技博客报道后,Undetweetable 吸引了一大批用户。但是,仅仅开放了 5 天,特里便收到了一封 Twitter 的官方邮件,责令他停止这项服务,理由是该应用违反了 Twitter 的相关条例。


特里照做了。


网络欺侮的工具?


鼓励人们对社会问题进行批判性思考是一回事,但如果因此而导致网络暴力增加,给无关用户带来伤害又如何是好呢?


特里相信 “敌人名单” 不会引发令人憎恶而又索然无味的口水战。至今为止,整个 Facebook 上敌人基本以摇滚明星和政客为主,在 “热门敌人” 页面上, 里克·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 高居首位。同在名单上的还有种族主义者、美林证券以及伪君子。


为什么是我……


不过,格里菲斯却希望能看到些争论的火花。他对 EnemyGraph 没能更多地用来争论他所谓的 “欺侮和狗血爱恨剧” 而感到失望。格里菲斯觉得,Facebook 现有的机制是一种人为营造出的“和善”,因此他想“鼓励大家直面与他人的负面关系,就像展开对话一样”。 格里菲斯说,“当你把人或者群体分开来隔断交流,酿成的敌意会更多。”


EnemyGraph 的用户、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的大四学生玛利亚-路易萨·朴比斯古(Maria-Luiza Popescu)说,自己在 Facebook 上的好友讨厌什么,正是她想知道的东西。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毋庸置疑。多少段童年友谊发端自一起说别人坏话……?


朴比斯古说: “在 Facebook 上跟人互动时,我最先想要知道的就是我们之间有哪些不同。” EnemyGraph 还会将好友 “不一致” 的地方显示出来,某一用户、事件或者观点被哪些好友 “喜欢”,被哪些好友记为 “敌人”,它都会列表显示,以此促进大家展开讨论。玛利亚期待能 “以敌交友”。


互联网上使用类似插件的人无形中成了一种新型社会实验的志愿者,研究者们对这次 “颠覆社交媒体” 的后续拭目以待。


本文编译来源:'Social-Media Blasphemy': Texas researcher adds 'Enemy' feature to Facebook,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网(Guokr42),作者: Jeffrey R. Young,翻译:Crystal。谢绝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笨鸟”荣耀的“慢”逻辑
    - 阅 16

    价值2000万元的17000多支手机,在质检几乎没有问题的情况下,荣耀选择了报废、销毁。这是在“作”吗?不是。荣耀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它的“笨鸟”心态。这只“笨鸟”于2013年底从华为手机中独立出来。

  • 快手的7日禁言到期了,却依旧纠结于微博说它买僵尸粉,还出具了律师函
    - 阅 14

    5月24日,微博平台给了快手微博账号禁言7天的处罚,理由是快手官方微博违规涨粉情节严重。随后快手发了一个简短回应,表示微博管理员并没有给出快手微博违规涨粉的确切证据,而经快手公司多次内部调查,也确认快手从未进行过任何违规涨粉行为。

  • 高级PM教你定制APP通用元件库
    - 阅 26

    视觉设计师有自己的组件来定义视觉规范,前端工程师有系统SDK自带的UIkit调用,而我们产品经理也应该有一套适合自己的元件库来提升画原型的效率。网上有不少文章叫你如何使用Axure的元件库功能,侧重于讲工具使用。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