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日本动画制作公司的“绝地求生”

- 三文娱 - 阅 96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虎嗅注:日本已经倒闭或者接近倒闭的动画制作公司不止一家。知名动画公司 I.G Port 和龙之子工作室( NTV 旗下)2018 年最新的财报显示,动画制作事业部门亏损巨大;2017年年底就传出拖欠工资的 Producion IMS,也打算走破产程序了......动画行业已经出现了危机。为走出困境,各个动画制作公司不得不想方设法,努力改善现状。


本文转自公众号“三文娱”(ID:hi3wyu),作者:七页,原文标题:《日本动画制作公司相继宣布破产,平均收入仅7.99亿日元较10年前下降40%,如何自救?》。


日本动画制作现场“药丸”的言论近日又引起了吃瓜观众的关注。除了知名动画公司 I.G Port 和龙之子工作室( NTV 旗下)2018 年最新的财报显示,动画制作事业部门分别了亏损 3.99 亿日和 5000 万日元外,Producion IMS 准备走破产程序也为日本动画制作现场蒙上了一层阴影。


2017 年 12 月,日本动画制作公司 Producion IMS 开始传出拖欠制作者工资的传闻,且已经人去楼空,处于半封闭状态。


这家曾制作出了《高校舰队》《狐仙的恋爱入门》《新妹魔王的契约者》《约会大作战》第二季等作品的公司,正通知以往合作的作画人员进行债务债券统计。就是说,如果公司正式宣布破产开始清算,他们可以拿到欠款,欠款来自 Producion IMS 变卖获得的资金。   



这个由前 AIC(Anime International Company, Inc.)职工成立的公司还没有机会在这个行业留下更多印记,就已经结束了。《新妹魔王的契约者》正式确定为其最后一部动画。


知名动画制作公司接连遭遇破产危机


最近几年倒闭的制作公司当然不止一家,2017 年 6 月,动画制作公司  ARTLAND 突然宣布破产倒闭震惊业界,中国绘梦动画还曾在 2016 年为 ARTLAND 注资,然而却未能扭转局势。再往前回溯,专门做动画外包公司的 Studio Fantasia 因产业低迷、收益减少而破产。曾经制作过《只有神知道的世界》的老牌动画制作公司 Manglobe 也难逃破产的厄运。



和京都一样被称为业界良心的 AIC 被收购后也一蹶不振,宛如从动漫圈消失一般。当年的 AIC 就是高质量动画的代言,可是作品口碑好不代表赚钱,由于负债累累,最终被并购。类似的情况还有 GONZO,它也是命途多舛,财务危机接连不断。2016 年广告巨头旭通广告公司宣布收购 GONZO 时,它还身背 23 亿日元的债务。


危机背后的缘由


日本的动画制作行业可以说是理想丰满但现实严峻。据日本动画协会报告,2016 年动画制作公司的总收入为 2301 亿日元,是这 10 年内总收入最高的一年。



但是,帝国 Data bank 在针对日本全国 230 家动画制作公司的数据调查中发现, 2007 年日本动画制作公司每家平均年收入为 12 亿 3600 万日元,而 2017 年这一数字只有 7.99 亿日元,10 年的时间里每家动画制作公司的平均年收入减少四成。


Data bank 在调查中表示,因为动画市场的规模逐渐过大,因此制作公司也是不断地增加。从 1990 年只有 93 家动画制作公司,到 2017 年 8 月,已经有 230 多家动画制作公司。新兴动画制作公司逐渐增多,因此每家公司分配到的资源就有所减少。



2013 年,收入增加的公司超过半数,但是到了 2016 年,收入增加的公司所占比例只有 35%。减收公司比例达到了 30.4%,是以往 4 年里比例最高的一年。由于竞争日渐激烈,所以公司为了留住作画等制作人员需要增加人事费,同时为了应对越来越高的动画质量要求,也要增加对硬件设备的投资,这使得动画成本高企。


日本动画制作费用大多数是由作品的制作委员会来支付,但是制作委员会模式既不是承包动画的全部成本,也不是一次性付钱,一旦公司(实际制作动画的公司)在制作过程中出现亏损的情况,中间制作动画成本都需要工作室来垫付。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处在破产边缘。


而且制作委员会成员按照出钱多少依次分配权利,所以就算是动画大卖,但制作公司如果不对制作委员会出资,作品的收益也不能回到制作公司的手上,只能赚取微薄的制作费用。


另外日本动画业界工资长期处于低水平,造成年轻的动画作画人员紧缺,所以需要将一部分工作外包给国外的一些公司,这也需要一笔费用。


曾担任《钢之炼金术师 FA》监督的入江泰浩称,日本国内现在已经没有空闲的动画制作者了,通过将工作外包给海外的公司,也促进了日本之外地区和国家动画制作技术的进步。但是日本国内动画制作方面因此减少了前辈与后辈交流,指导的机会,动画技术提升陷入了瓶颈。


日媒报道动画业界新人每小时报酬仅 370 日元


危机下业界的努力


事实上,动画业界早已嗅到了危机,为了走出困境,各个动画制作公司也是绞尽脑汁。


1. 开辟多渠道的合作方向


随着网络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线观看动画。根据《日本动画产业报告》, 2016 年日本动画光盘销售额为 788 亿日元,已经连续 4 年下滑。与2013年相比,日本动画光盘市场销售额减少了 3 成。以 BD 收入为主的动画模式开始进行转型,更多的公司正拓展多领域的合作方向。


在破产之前,AIC 从 2011 年开始就在 Aplix 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和网络游戏集团企业・G-mode 进行联动,以便起到网游与动画双丰收的效果。但 AIC 没有同G-mode 之间产生良好的化学反应,因此陷入了财政危机。虽然企划失败了,但是为后来者提供了借鉴之道。


例如大型社交类产品公司 GREE 的《探险托里兰托》《绝对防卫利维坦》;KONAMI 的《战国 Collection》等游戏作品都推出了相关动画,获得了粉丝的支持。


而 LoveLive! 在动画、游戏、电视节目、演唱会等跨媒体企划合作方面做出了创新。各个相关方各司其职,在既定的规则之下共同努力,壮大这一“IP”之后分割利益。



此外,凭借《超时空要塞》系列成名的 SATELIGHT 公司就与弹子球连锁店以及大型社交网站进行了合作,以求获得资金周转。


2. 尝试新的资金筹集模式


自从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制作委员会一直是日本绝大多数动画采用的资金筹集方式,但是动画制作公司处于弱势一方的地位始终没有改变。而如今,业界也在积极的尝试新的模式。借助于 Netflix 进军日本视频市场,拟投资多部动画作品,东映动画,Production I.G,A-1 pictures,BONES 等日本业界的顶尖公司都宣布了与其的合作企划。


Production I.G 社长石川表示,和 Netflix 的合作,与制作委员会模式不同,就是网络播出以外的全部版权都归动画公司所有。一旦作品走红,动画公司的收益数字会大为改观,所以动画公司便可以向创作者支付奖金在内的报酬。而且 Netflix 支付动画制作费用也相应的提高了。


动画工作室八百万(YAOYOROZU,作品《兽娘动物园》等)制作的动画《爱米-WE LOVE RICE-》则完全是一家公司把企划,制作,宣传,发行等一系列流程全部完成。虽然由于只有一家公司所以在作品宣传上力量薄弱,但这也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入江泰浩也认为现在已经是动画制作公司自己要想办法筹措资金的时代了,因此动画公司要有强大的宣传力和行动力,而制作委员要了解现在已经是要提高动画制作预算的时代了,各方都需要有所改变。


3. 人才培养


庵野秀明虽然嘴上说着“日本动画行业只剩下 5 年的时间”,但是他却并没有放弃挣扎,而是大力培养日本的优秀动画人才。庵野利用自己的钱和人脉举办了日本动画人展览会,这是 DWANGO 和 khara 共同企画无商业性质的短篇动画系列。那些有好想法,有好创意的动画人投稿,他就去帮动画人拉投资,让那些有才能却没有机会的人才能够有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


庵野表示举办这次日本动画人展览会意在创造一个平台,让日本制作人尽量不受限制,自由进行创作,并将作品传播到世界各地,拓宽动画的可能性。为此也不惜人力物力召集社里社外各种知名监督和动画人,帮助年轻的创作者做出 10 分钟不到的动画短片,而且最后把做出来的短片在网络上免费公开。


为了培养更多的动画制作者,Sunrise 2005 出资成立了作画学校“若木塾”。从中毕业的室田雄平便留在了公司,之后等到 LoveLive! 企划的机会一跃成为了总作画监督和角色设计。


今年 4 月份,“Sunrise 作画塾”将再次启动,讲师由 2011 年版动画《全职猎人》 的监督神志那弘志担任,原则上在这所学校学习的学生(限定为高中毕业 18 岁到 25 岁的年轻人)是免收学费的,满足一定条件,每月还会获得 10 万日元的奖学金。


随着动画制作业界竞争的日趋激烈,过度的商业化让很多公司只想着卖萌卖肉迎合大众的口味,想方设法从宅人口袋里掏钱。而像 Manglobe,Group TAC 以及现在的骨头社,Production I.G,J.C.STAFF 等公司却没有因只是满足观众的快感而粗制滥造。这不仅得到了人们的尊重,也证明了动画业界还有着创新的血液和精神。


如同虫制作公司出现经营危机倒下,却培育出了 Mad House,Sunrise 等一批优秀的动画制作公司,动画业界也正寻求在危机中找到下一次兴盛的时机。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餐饮O2O市场的四大发展趋势
    - 阅 19

    在互联网的浪潮中,互联网将会进一步加快替代和颠覆传统产业,但互联网也将是传统产业的助推器。互联网+餐饮无疑是对传统餐饮行业的一种助推,也是在共享经济时代的一种有益尝试。自2013年网络订餐APP进入城市居民的生活开始

  • 如何正确的画出功能流程图?
    - 阅 27

    上篇文章讲了《页面流程图如何绘画》,这篇文章讲讲PM画得最多的图形“功能流程”。下一篇讲如何画业务流程图。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产品架构三部曲。常见的错误画法先梳理一下大部分PM画功能流程的常见错误,方便理解其边界。

  • 与支付宝微信差距大,负责人又离职,百度钱包还有机会吗?
    - 阅 19

    继百度金融CRO王劲在4月离职后,今天(5月27日)百度百付宝公司总经理、百度钱包负责人章政华被曝已经离职,百度金融确认了这一消息。百度金融回应称章政华系因个人发展原因离职,百度对章政华为百度钱包业务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