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中文分析比特币最早的文章之一是我写的,七年后的今天我写了第二篇

- 歪理邪说 - 阅 87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虎嗅网:关于区块链的讨论还在持续发酵,在区块链真正火起来的这一两年,关于它在各个领域的应用被陆续提及。其实在2011年,就已经有一部分人注意到了比特币和区块链。本文作者在2011年就写过关于区块链的分析文章,那时候中文世界里还没有几篇关于区块链的文章,而且人们还无法接受比特币。在作者看来,区块链并没有神乎其神,而是一个很好理解的概念。


本文转自公众号“歪理邪说”(ID:wxieshuo),作者:霍炬,作者:《中文分析比特币最早的文章之一是我写的,七年后的今天我写了第二篇》。


写过上一篇暗网的文章之后,按照大家的预期,我顺理成章应该写到区块链了。实际上也是如此,在去年这一年里面,我几次写到了相关话题,比如互联网中心化偏离了最早的预期,比如分布式系统上建立的暗网代表了一种自由,但是一直没有专门写一篇关于区块链的文章。区块链的话题很有意思,值得多写几篇,就把本文算作第一篇吧。


去年年底开始,区块链热潮席卷世界,几乎每个人都在谈论它。但很少有人真正说清楚它,我看很多人写的文章用各种奇怪的东西来描述它,用一些更复杂、人们更不熟悉的概念来描述一个相对简单的概念,那当然越说越糊涂。


区块链是非常有意义的发明,但是它的本质是简单的。除了少数关于数学证明和纯技术的话题有一定复杂性,要理解它是什么,进而理解它如何影响社会,没有那么困难。所有其他试图把它讲的非常复杂的人,要么自己不懂,要么就是故意让别人看不懂。


中文世界里,除了翻译的新闻之外,第二篇认真分析比特币的文章,是我写的。写于 2011年5月23日 ,在我过去的blog上仍然可以看到这篇文章。(第一篇是云风写的)有意思的是,在我2011年这篇文章里面写到的话题,到今天还有很多人在争论。


当然,2011年和今天的人们对比特币的理解是不一样的,那个时代还是“远古时期”,我在文章里面写着“用我的MBP一周能挖到5个比特币”。那个时代人们还在思考如何让更多人接受它,使用它进行交易。比特币买Pizza也出现在那个时候。当时Blogger之间互相赠送比特币,我还在当时的公司盛大创新院送了不少给同事,很多人甚至连装个钱包收下它都不肯。


郎咸平那张“你给我比特币我是不会要的”的截图实际上是当时人们的普遍心态,和今天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些年的变化非常有趣,人们对区块链世界的认识也变得完全不同。它不再是地下世界的玩具,而是真正开始影响了太多人的现实世界。是时候写一篇新的了。


今天我们看到了各种名词,区块链和什么结合,智能合约如何如何,各种业务如何发展,眼花缭乱,但如果说背后的道理,仍然非常简单。这些概念都不是突然冒出来的,而是有漫长的历史争执和妥协。看明白了这个过程,就明白了今天的一切。所以,我们不说复杂的技术名词,回到2009年,看看历史。


2009年,比特币成功建立起了一种不依赖中心认证的交易系统,并且创造了一种在局部被承认的货币。从2010年开始,人们就在讨论是不是可以在比特币的网络上存储一些交易之外的数据。后来一些人决定仿照比特币建立一个独立的系统去做这件事。


最终,这形成了比特币的第一个分叉,叫做Namecoin域名币。域名币没有多火,市值没有暴涨,不是活跃交易的币种,没上多少个交易所,但是它到今天仍然存在,生命力非常顽强,如果你订阅我公众号的zeronet版本,在那边可以使用我的域名“huoju.bit”这就是通过namecoin注册到的域名,普通DNS无法解析,只能用在几个P2P系统里面。


很长一段时间里,从比特币分出来的altcoin(山寨币)里面,这是唯一一个真正有实际应用场景的币,然而除了那些已经消失的,所有存在的早期山寨币里面,这是最不值钱的一个。


继续说回比特币。


从2010年开始,比特币社区长期存在的争议就是,比特币网络里面到底是否可以存普通数据。一派人认为坚决不可,比特币是交易网络,只应该保存交易数据,否则就是滥用,何况比特币的数据库本来就在日益膨胀,增加数据有害无利。


另外一派人的看法是应该允许这种行为,这样会提供更多的可能性,也确实有实际需求。何况,就算你不允许,用户实际上也在利用比特币数据结构里面各种空隙,发明了千奇百怪的存数据的办法。既然已经发生了,还不如正视这个问题。


最终讨论的结果是,几方妥协,引入了一个字段叫做OP_RETURN,它有80个bytes长,非常小,而且按照团队的说法,它本意设计出来并不是存其他数据的,而是用来标记一笔交易无效的记录。但不管团队怎么说,80 bytes已经足以写入一些简单信息了。


别小看这一点点夹缝中的信息,因为它在比特币网络上存在,不可更改或者消除,这已经可以用来实现很多功能了,比如在里面存一份合同的hash,然后在比特币网络之外存储这份合同全文,拿到合同的用户只需要自己计算合同的hash,然后再和之前存放在比特币网络上的hash做对比,就可以知道拿到的是不是原始那份合同。


这个时期后来被称作“染色币”时期,大约是2014年,染色的意思和上面这个例子类似,利用比特币网络上存着的这80 bytes的信息,关联到一个比特币网络之外的存储上,使得两者被链接起来,这就叫染色。


比特币社区对OP_RETURN仍然存在争议,在被滥用和提供更多功能之间摇摆,最终核心开发组决定缩减OP_RETURN的存储空间到40bytes,使得能存储的数据变少。这种方式最大的问题还是过于繁琐,绕来绕去,对于普通人要理解这个过程都很麻烦,更别说去用它,所以始终没成过主流应用。


既然类似染色币的需求确实存在,比特币又不愿意支持它,那么为什么不搞一种专门支持这类应用的链呢?如果担心滥用存储浪费资源,那么仍然拿出经济杠杆,要花钱才能用,这不就解决了问题?最终,以太坊诞生了。


既然能存储任意数据,那么能不能干脆把可执行的代码也存储进去?这样不就可以实现更多功能了吗?以太坊就是这么做的,它实现了自己的图灵完备编程语言和虚拟机,把这种编程语言编译之后的二进制代码存在链上,并且计算代码里面每一条指令的开销,以此计费,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经济系统,用户可以花费代币购买存储空间和运算能力,结果也存储在链上。


这些都是不可篡改,不能销毁的。这些代码就叫做智能合约,智能合约这个词并不是以太坊的发明,这个构想和这个词的使用,可以追溯到90年代。并且在染色币的时代,人们就在链外实现了类似的功能。按照历史推理,这些发展都是顺理成章的,但在现实世界中,这已经从2009年到了2015年,按照今天“币圈一日,互联网一年”的说法,这可是相当漫长的时期了。


以太坊的发展也并不怎么顺利,中间遭遇了被黑、分叉、DDos攻击......很多风险,但最终以太坊还是活了下来。以太币早期没有这么热,如果看价格历史,可以看到实际上是2017年下半年它才开始飞速涨起来的。在早期,甚至还有基于以太坊的图床应用,让人们付一点ETH就可以把一张图片存在以太坊的链上,今天看来简直丧心病狂。


在2017年前半年,还有人做了一个应用,从各种名画上找露胸的部分截图存到以太坊链上,说用这种方式来提醒人们,区块链的不可篡改特性是双刃剑,如果有人把你不合适的东西放上去,你也永远没法消灭它。


在那一段时期内,以太坊有一个重要的特性被低估了,就是它可以非常容易的发行自己的代币(token)。在用比特币代码分叉的山寨币年代,还需要一定的开发能力、一定的运算资源保证,才能发行出自己的币。在以太坊上,只需要100多行代码,随手就可以发布一个新币。这种特性直到ICO开始火爆起来,才进入普通人视野。


而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切激动的、混乱的、可怕的状况,都源于此。这时候,已经是2017年下半年了。


回头看这些年的历史,区块链改变了什么?它建立了一个以网络和算法构成的,无权威中心又不容易被操控的分布式系统。它的优点、缺点、局限,也都在这个特性中包含了。无论想进行区块链的投资,还是想实际参与项目,都应该弄清楚它的这些特性,这样才能在各种眼花缭乱的、每天出现的新名词前面保持清醒,看明白背后的东西。


无论人们把区块链描述成什么,它仍然是一种分布式系统,仍然屈从于分布式系统的铁律CAP定理,在一致性,可用性和分区容忍性三者中只能同时满足两者。而我们知道区块链系统既然要分布,要防止恶意节点,就意味着已经确定了必须同时满足分区容忍性和一致性,那么一定会牺牲可用性。


翻译成“人话”就是:“它就是很慢。” 一些优化可以提高速度,但无论怎么提高,它仍然是一种很慢的系统。这使得很多简单叠加的业务模型不存在,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传统的数据库系统仍然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但另外一方面,在伪需求之外,这些特点也使得一些过去难以实现的需求可以被解决,因为之前难以被实现,所以它的业务模型很可能是我们过去完全没见过的。90年代,人们可以想象在网络上卖书,但难以想象社交网络和云计算,更难以想象有一天人们能掏出手机上网,随时使用微信聊天和支付。如何识别这些项目,如何辨别哪些项目是伪需求,这是每一个新时代来临时候的生存必备能力。


对于经过互联网前泡沫时期的人,今天的一切完全不陌生。今天不管什么业务都恨不得加上区块链三个字使之变得更有吸引力,在90年代对应的词叫做“鼠标+水泥”(Clicks and Mortar),鼠标指互联网商业模式,水泥指传统商业模式。任何业务只要靠上了互联网,估值就会飞涨,那也是一个天才、疯子、伟人、骗子混在一起的年代。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并不是所有商业模式都适合互联网,并不是挂上互联网三个字,就真的能成为互联网企业,并不是所有适合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在当时的基础设施条件下都可以实现。但伟大的企业Google、Amazon已经从车库里探出了脑袋。


这篇本来应该是在两个月之前写好的,但是实在太忙了,一直拖到了现在。如果你同时是《神秘的程序员们》漫画的读者,应该知道我忙的原因是什么,是的,我决定和笑来一起做Press.One。这本来是我们在比特币出现之前就讨论过的事情,但之前的条件难以实现,区块链发展到今天,它有了实现的基础。


其实我们认识这些年里面,有很多次讨论过类似的想法,上一次讨论是2017年下半年,那时候我忙于别的事情,没法参与。后来出了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项目也暂停了。年初的时候,笑来问我,区块链技术现在已经大不一样了,愿意再来做点事吗?于是我就这样接下了重启的Press.One。


到现在为止,它仍然非常早期,但是已经能看出来一点点有意思的东西了。我们完成了去中心、基于社交身份的身份验证,可以用自己的钱包文件(私钥)来签名一份文件,这些信息保存在区块链上之后,就可以轻松确认发布者是谁,什么时间发表。


还记得本文开头的时候,我说我写了中文关于比特币分析的第二篇文章吗?如果不是我在上面放了一个比特币钱包地址接受打赏,而且确实当时就收到了打赏,恐怕今天我已经没办法证明那篇文章真的发表在2011年而不是后来伪造的。那个时候的比特币玩家都会在Blog上放上自己的地址,并且互相赞赏。顺着我的地址,能看到来自云风的赞赏以及我赞赏给庄表伟、笑来、朱峰的记录。


这些记录组成了一个网络,没有一个权威机构证明我们在那时候研究过比特币,但是大家用这种方式互相证明了对方的存在,尽管这种证明和我当时写过那篇文章之间的联系仍然是比较弱的。有了Press.One之后,要证明这样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并且,在我的Profile页面上,可以看到我签名的所有文件,这些都是我打算公开让所有人看到的信息,所以只要你跟踪我的Profile,就知道我发布了哪些我觉得重要的事情,那些我没打算赖账又不怕公布的事情。简单的可能有在一个群里面证明我是我,复杂的比如这篇文章最初的发布版本和作者是谁......所有我认为值得签名存证、声明我拥有著作权的东西,最终都会出现在这里。


当然,这仍然只是一小步,有意思的事情还在后面。而且......发布入口还没完成,虽然我自己现在已经能以内测为名义签名这篇文章,你也能看到我的feeds了,但距离完全开放,还有一点点距离。


如果这篇文章里涉及技术的部分你觉得理解起来有困难,不要紧。《神秘的程序员们》漫画正在画一个区块链的科普系列,用漫画的形式每期回答一个人们真正关心的区块链相关的疑问。讲技术,但不限于技术。


这篇文章的签名:


你可以顺着这个签名去验证我的数字签名,看本文原始快照,以及到我的profile页面看看我还签名了什么。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早报】苹果预收取30%直播打赏,罗永浩怒怼傻X式的流氓
    - 阅 13

    早上好,昨夜今晨有什么新闻呢~先来看看被国际评级机构看衰的百度。@金融界【惠誉:将百度评级纳入负面观察名单】国际评级机构惠誉5月31日宣布,将百度评级纳入负面观察名单。惠誉称对快速扩张的百度金融业务(金融服务事业群

  • 产品流程设计:如何绘制业务流程图?
    - 阅 16

    业务流程图是最常见的图表之一,能看懂读懂是必修课,能绘制便是非常重要的选修课。在实际生活中,我们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流程。比如你去医院看病,你需要先去服务台领个具体要去看病的某个科室的小票,再前往挂号窗口将小票递给工作人员

  • 谷歌和亚马逊都在抢的智能终端,BAT能否赋能?
    - 阅 11

    今年的谷歌开发者大会上,谷歌再次将目标标准智能家居,并发布GoogleHome智能音箱,目标直指亚马逊的echo,后者为应对对手,也于近期发布了携带视频功能的echoshow,并将整合语音AI、图像AI等诸多智能能力,加强护城河。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