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经纬张颖:“早期投资已死”的论调是狗屁

- 中国企业家杂志© - 阅 89

封面

虎嗅注:经纬张颖在12月6日的一场活动上,与嘉程资本创始合伙人李黎谈到了与同行的竞争、对风口的心态、如何看待“早期已死”的论调、以及他早年时“痛不欲生”的经历。对于如何看到“早期已死”的说法,他回答:“我们内部的定论还是要加大早期,加大天使投资。我们一直以来的优势就是人海战术、以量取质,每年投资60—80家公司,我们内部12个字‘子弹不断、投资不断、聚焦中国’。”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编辑马吉英。原文经虎嗅删编。


12月6日,在一场活动上,张颖与嘉程资本创始合伙人李黎进行对谈,4次提到自己作为机构投资人的“焦虑”。他说,在和基金竞争对手争夺好项目时,在看到某机构的portfolio公司密集上市时,焦虑感都会浮现。“这种心态的起伏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非常不成熟,但是也没有办法,非常好胜非常想赢,对持续的卓越这件事情极其渴望,有时候想到都会心慌。”他说。这种焦虑让经纬团队的状态是紧绷的,同时非常凶悍。


这种焦虑一方面来自于投资机构的井喷态势。


截至2017年10月底,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1628家,已备案私募基金63248只,管理基金规模10.77万亿元。 


在这种大背景下,张颖认为如今创始人才是真正的稀缺资源,“我们现在抢创始人抢得你死我活,我们签下一家,其他人到创始人家里甚至在办公室等到一两点钟,希望能够撬过来提价。(投资过程中)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


说到抢项目,李黎说自己有深刻的体会。前几个月,嘉程资本和经纬抢下一个非常热门的项目。当时晚上10:30,李黎在跑步的时候,听说这个项目在经纬办公室,便从家打了个车到经纬,看到经纬的管理合伙人肖敏和分析师在场。晚上11点多,张颖发了一个微信给大家,说他也会陪伴大家一起来帮助这个项目。第二天一早张颖也见了这个项目。“抢项目从上到下都是全体在线的,这个令我非常感慨。”李黎说。


经纬的打法一方面是“人海战术、以量取质”,另一方面则是“子弹不断、投资不断、聚焦中国”,核心目标是不停去挖掘未来像ofo、瓜子这样的团队。


从早年那个周五下午2点躲在男厕所里被上司捉出来的投行员工,成长到一名中国一线投资机构的创始合伙人,张颖自然也有诸多遗憾和错过的项目,包括京东、唯品会、今日头条、快手、小米等。张颖说:“其实这些错过今天给了我更大的动力、更大的欲望。”


以下为张颖与李黎的对谈实录(有删减)


越来越焦虑,从竞合中成长


在即将过去的2017年,哪些项目是你感到最得意?


张颖:过去一年我们有一些成绩,再加上能打动创业者,不管是投还是不投,很多创业者慢慢都会喜欢我们。从品牌的角度来说,越来越被认知。但是作为一线的基金,我自己心里面还是越来越焦虑的。如果每年你在最优秀的几家公司里面没有一定的占有率,没有投进去,是非常荒唐的事情。过去两年有可能成绩还算可以,投到VIPKID、ofo、瓜子、猎豹分拆出来的Live.me、车和家,还算可以,但内心的恐惧和焦虑越来越强。


在12月有各种各样的大会,主角都是投资人、投资机构的一把手,其实我自己觉得还是相对之荒唐。我们站在这里跟大家交流,还是这些公司成就了我们。谁能让我们赚到钱这点,我一直想得很清楚。


哪些项目让你很恼火?


张颖:说不出来,我们还是一个又求量又求质的公司,今年又投了70多家。我们都在跟我们非常尊重的十多家一线基金竞争对手每周厮杀,有时候我们赢,有时候别人赢。其实这几年是真正好的时间点,只要做好事情,有不错的团队,很容易融到钱,用资本的力量尝试一下能不能达到自己的梦想。创始人才是真正的稀缺资源,我们现在抢创始人抢的你死我活,我们签下一家,其他人到创始人家里甚至在办公室等到一两点钟,希望能够撬过来提价,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整个团队还是非常紧绷的,非常焦虑,同时非常凶悍。


新基金不断涌现出来,竞争非常激烈,竞争上有哪些策略,比如在抢夺热门项目上有哪些策略?


张颖:作为一个优秀的投资机构,对我们来说,现在从上到下只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持续的卓越。在任何一年,任何一家基金从综合的现金回报超越经纬,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每年都会发生。但是真正能做到把时间拉长,三年五年十年,你都能站在早期投资领域里面的前三名、前两名甚至前一名,这才是我自己定义的持续卓越。


经纬2008年成立到现在十年,我们给自己打分最多70分,我不会说一句谎话,这是我内心的想法。如果做到90分,我们需要三倍五倍甚至更多的努力。


很多同行说这是合作,大家一起赚钱,我觉得这是扯淡!早期投资基本就是一个零和游戏,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一个优秀的创始人这一轮最多稀释10%—20%的股份,这里面每一家都有欲望全部拿下。我们都不缺钱,都有足够的子弹,如果抓住一个创始人,我们觉得他是优秀的创始人、未来会变成很优秀的公司,我凭什么要跟你分?这种厮杀,一般都是大家不说只做,每个案子我们都要追求最高的顶,碰到友善基金会合作,但是本意还是全部拿下。我们尊重的基金十几家左右,大家的竞争还是非常友善、有分寸,大家都是从竞合中成长起来,互相尊敬。像我们和红杉、IDG、DCM,很多是竞合、互相尊重、共同成长,很正常。


子弹不断、投资不断、聚焦中国


今年以来已经出现过很多风口,比如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无人车、新零售,经纬中国对于风口型的项目是什么样的心态?


张颖:我对风口一点都不关心,我们分了几个行业,医疗、文娱和移动互联网、新技术、企业服务、新零售、新服务,在这几个行业里面都有巨大的机会。


风口不风口作为优秀的投资人还是要独立思考独立判断。在每个行业里面,任何一个时点在今天的中国都有非常优秀的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出现,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风口之分。我今天的工作是配合合伙人在这些行业里面不停挖到好的人、不停早点布局,尽量多投,把优秀的创始人早一点拿下,耐心陪伴他们成长,希望他们未来能够做得非常好,我们再分一杯羹,就这么简单。


前段时间有个话题炒作得很火,“早期投资已死”,我知道经纬最早是从早期投资起步的,现在从早期到中后期都做投资,你怎么看“早期已死”的论调?


张颖:你觉得我会怎么说?怎么叫早期投资已经结束?中国的创业浪潮现在愈演愈烈,优秀的创始人开始越来越多。没有早期他们怎么拿到资金?怎么发展?怎么变成未来的头条、未来的腾讯、未来的阿里呢?完全是狗屁。


逻辑上也是这样,什么叫早期投资已死?那篇文章我也没看,也不知道谁写的,每个人有自己的言论自由,但对我来说这种舆论就是狗屁。我们一个月开一次合伙人会议,前两天刚刚开过,我们内部的定论还是要加大早期,加大天使投资。我们一直以来的优势就是人海战术、以量取质,每年投资60—80家公司,我们内部12个字“子弹不断、投资不断、聚焦中国”。倒过来说,第一,除了中国,我们在其它地方一分钱不放,我们只聚焦中国;第二,子弹不断,因为今天的品牌优势,因为我们之前的成绩,融资对我们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既然有资金,让我们的投资节奏不断,保持这样的量,不停去挖掘未来像ofo、瓜子这样的团队。


还有另外一点,到年底了大家都在晒自己有多少家上市了,有多少家IPO。用IPO来判断一个基金确实是最重要的指数之一,但是它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这完全是过去时了。举一个例子,ofo融的钱有可能是最近一些公司上市融到的几倍或十倍,可以说资金使用效率更高,这个模式有点不一样;我们投的瓜子,过去几个月融的钱等于很多公司的几个IPO。我也坚定地相信,如果你能在一级市场融到足够的钱,那就没有必要去上市,就应该把上市往后拖,我们的VIPKID今年又融了几亿美金,不需要上市就融到这笔钱,可以非常从容地去打仗,抢更多的市场占有率,抢更多的用户,赚更多的钱,等到公司更加成熟稳健的时候再去上市。


有一段时间密集地出现几家公司上市,不是经纬投的,就那几天,我真的是非常焦虑不安。一方面我觉得恭喜那几家同行几个朋友们;另外一方面我心里面非常不爽,为什么我们没有投到上市的公司?


这种不爽导致第二天我回到办公室逼着我们小组把我们投了哪些公司、把数据拿给我看,让我知道我手上有多少张牌,有多少家优秀的明星企业,他们最近又融了多少钱在良好发展,我就会从容很多。这种心态的起伏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非常不成熟,但是也没有办法,非常好胜非常想赢,对持续的卓越这件事情极其渴望,有时候想到都会心慌。


遗憾的艺术


说到你的性格和心态,我看到你以前在所罗门公司有过工作经历,这是华尔街最狼性文化的公司之一,整个文化是血腥残酷的。这段经历有没有给你带来烙印?你是不是把这种文化带进了经纬中国?


张颖:简单的回答是有的。我在所罗门兄弟正确地说是SSB,后来我离开不久之后它被花旗收购了,现在变成花旗的投资银行部。我在那里工作了两年,痛不欲生,每周100个小时,100小时算说少了,睡在办公室的睡袋里,旁边有健身、洗澡的地方,回来衣服揉成一个团,有专门的人拿去干洗再送回来。吃随便你点,当你有机会回家就用很好的车子送你,用这种东西麻痹我们,让我们没有任何生活上的顾虑。


当初很年轻,真是痛不欲生。像我这种骨子里面比较吊儿郎当,不是学霸,不是发自内心的劳模,也不是工作狂,像雷军总那么拼命那么勤奋的百万分之一我是做不到的。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天被上司用言语侮辱,因为做的不好,不光我一个人,看我们的PPT看着不爽就扔我们头上。每到礼拜五恐惧感就要爆掉了,我经常礼拜五两点躲到男厕所里面,一两个小时,两三个小时,那时候他们有时候会巡视,随便拉到一个分析师就会给你布置工作,你周末就废掉了。


我们投行有一个角色专门分配任务,最后直接来厕所敲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可以出来了,你躲不躲到里面,这个周末的工作都分配好了”。那时候我们花十几个小时、二十小时写出来一本对一个公司的推荐,我们的老板们、MD、副总就在自己家里面的泳池边上陪小孩,快递送给他,他看完之后,勾勾叉叉再发给我们,非常痛苦。


反过来说,这两年对我未来一些工作上的习惯和理念也有很大的帮助。我比很多同事们更严谨,对细节把握得更准,对很多基本的要求更加高、更加细心。我觉得还是蛮好的,虽然那段经历现在想想都很痛苦,但真的很好。


但我补充一句,很多投行出来的人有一天自己做公司时,会把虐别人当成自己成长或者职场成长的自然延伸,觉得我当初这样被虐,我现在要虐你们,你们以后要虐下面的人。我不是这样的,我给我们投资同事莫大的压力,没错!因为我觉得加入经纬的任何一个同事如果在两三年以内都有机会做成核心。但我们跟很多其它基金有一个本质区别,我们不停扣扳机,很多人拿着枪在训练场发出声音,但是没有实弹没有足够的子弹,(只是)嘴里面啪啪,实际没有扣扳机。在经纬每个人都有扣扳机的机会。我虽然给大家很大压力,但是却不在言语上虐,不会在行为上虐,不会要求他们在办公室浪费他们的时间。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创业生死时速:创业公司如何规避时机型错误?
    - 阅 2

    一家早期创业公司,除非已经盈利,否则就肯定在不断与时间赛跑。何时启动融资?何时开启招聘?何时应当裁员?创业过程中,常有决策涉及对时机的把控。希望这篇文章所归纳的时机错误,能够让你的公司在招聘、运营、融资时更加顺利。

  • 从“朋友圈三天可见”,谈谈我们该如何面对社交网络
    - 阅 3

    为什么要把你的朋友圈设置为最近三天可见?难道大家都开始关闭朋友圈,关注内心了吗?本文就此现象进行了探索思考,一起来看看~1最近接二连三的发现,在好多朋友的个人主页下面都显示了这么一句经典的话。

  • 善用Axure写PRD,全局规范一个都不能少
    - 阅 4

    如果你做过多款APP,可能会发现他们之间存在很多共性。比如都需要考虑页面如何加载、如何跳转页面,网络不好如何呈现,如何埋点统计访问和行为数据,时间如何展示,文本框的输入等等。其实这些就是每一个PD需要遵守的规则,可以简单的统称为设计规范。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