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千万级粉丝网红过气指南

- 指北 - 阅 41

封面

网络文学太繁荣了:IP作者赚足了版权费、自媒体人靠制造公共情绪变现、内容平台花重金量产内容。面对这种繁荣的风口,很多人都想进去掺和一脚,但黄金遍地也往往暗藏深坑。

 

所以面对机遇,焦虑却不乏能力的我们该如何看待文学创作?又该如何完成从创作到产业的转变?让我们对话一位拥有过国民级IP,但并没有赚得盆满钵满的作者——开开。从他和他分享的故事看看“网络文学变现的那些事儿”。




开开是谁?

 

“开开”是他在贴吧的马甲,当年正是以此为笔名写下的《小张和小丽》,最终与《长岛的雪》、《网管》并称为百度李毅吧(D8)三大神文。

 

神文又有多神呢?从当时开贴直播时所创造的各种核心数据来看,《小张和小丽》一文完全称得上如今的“1000W+爆款”,能临时倒逼服务器限流的那种。




但开开走红的难度还远不仅仅停留在“文字技巧”层面。

 

当年“李毅吧”虽然是一个以“嘲讽中国足球”为内核建立起来的小众社群,但随着“恶搞文化”的逐渐加深,D8早就在人数不断增加、话题范围不断扩大的过程悄然完成了语境下沉。人们讨论之事即便不走肾,也通常流于琐碎,很难获得严肃的审美氛围,也促成了大狸子、彩色哥等奇行种网红的出现。

 

所以,即便D8因为盛产“名作”,号称“百度卢浮宫”,为当时那一代草根网红创造了非常开放的创作氛围,但开开很清楚自己付出的是什么,得到的又是什么。

 

“我进入D8后大概写了三四篇左右,然后就写了《小张和小丽》,写完第二天就因为涉及到贴吧高层管理的事情,我就被封禁了,之后淡出D8了。D8在写作上对我毫无帮助,但是给了我一个平台,让很多人认识了我,并与我结为朋友。”开开说,“特殊年代的文化井喷现象造就了很多‘三字经’(如高富帅、白富美、你懂的、黑出翔),影响了网络上的一代人,现在微博和其他各大社交网站上很多大V都是出自D8或者曾经沾染过D8文化的。”


为啥这个IP夭折了?


按照现在的行业标准判断,带着贴吧积攒下的人气,加上胜任多种题材的文笔,开开完全有能力从素人进化到自媒体人,或者可以依靠《小张与小丽》这个爆款IP进行变现。

 

开开也不是“抱残守缺”,因为“贴吧”这个平台在互联网语境中话语权下降。他也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也不定期地将自己的新作品更新到微博上,也在问答功能内寻找新的思路。

 

同时他又发现,变现与否并不是一个“技能驱动”的事情,而是“自我剧变”的过程。

 

比如内容创业的取材往往立足垂直追求深度,或者立足大众追求广度,个人创业者难以独立应对这样的强度:

 

“我的读者都非常小众,而且我文风变来变去,有人喜欢武侠,有人喜欢言情……而我写作看起来并不那么‘老实’。”


比如内容创业需要保持数量和频次来完成原始积累,总会经历一段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的时期。

 

他说:“现象级自媒体都是一些很勤奋的人在操作,我连着写两天公众号就会犯病掉头发,所以我很敬佩他们。不过做自媒体的实力有高低,有的很厉害文笔流畅,专业知识也爆棚,但大多数都很疲于应付,为了更新而更新。”

 

又比如内容创业在社交网络时代需要更专注的角色胜任,而不同的角色分配比例又会产生截然不同的职业轨迹——想要端起“内容经济”这碗饭,现实中拥有更好生活的“开开”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对赌。对此,他说:“赢家毕竟是少数,赚钱这种事,天分勤奋是一方面,运气也很重要。”

 

至于那些从《小张和小丽》时代就盼望他红起来的粉丝,他并没将他们看做所谓的“粉丝经济”。更何况在社交网络时代传播方式的加速下,与“金钱”强挂钩的粉丝或者“流量”会成为很多人的包袱,这让开开选择众乐乐不如独乐乐。

 

他说:“我当时的微博简介就是‘愿我永远不红,是你私人读物,想照顾到每一个读者’。本来我也不靠这个赚钱,所以能有人喜欢自己的文字就很开心了,能被小众认知和珍藏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时机、办法,哪一个方向错了?


回顾“开开”走红D8的经历,发现其中蕴藏着很多如今社交网络传播中也同样适用的套路,最典型的就是《小张和小丽》中“性”、“爱情”、“金钱”三个永恒的标签:主人公是一名家境普通、收入不高的穷小伙,小丽是进行大保健服务的失足妇女,小张则是把男主当接盘侠的“黑木耳”。

 

“开开”后来也将这篇文章称之为“哗众取宠”,坦诚自己也玩了一把情绪营销。但通过这么多年的连续创作,他发现创作者除了阅读情绪更重要的是拥有自己内核——可以是文字技巧、可以是阅历、也可以是群体画像。这样社交网络中瞬息万变的情绪才有意义,可以被有效聚合利用


“写作没有说灵光一闪就开始滔滔不绝的创作,都是一些日积月累的观察,然后透过一些思索找一个突破口,把它进行文字化。”开开说,“我写东西虽然没大纲,都是直播写,想哪儿写哪儿,文章通常都很零散,但《小张和小丽》之所以能成功,大概还是和我的初衷吻合了,就是纯粹的爱与纯粹的性演化出真实的人生。”

 

不过,有内核的创作也非毫无边界。章子怡在最近某档当红综艺节目说过,“表演是没有机会解释的”,内容创作也同样如此。展现在受众面前的只有“结果”这单一层面,所以以消耗内核换来的流量也能成为伤害自身品牌的负担


“虽然爱情和性爱是分不开的,但是(大众层面的)文学只能含糊其辞的描写,在写这篇《小张和小丽》之前我就一直想写一篇非常露骨的文章来描绘爱情,后来介于上面说到的哗众取宠那个点就这么做了……但是在故事进行起来的时候,又开始束手束脚放不开不敢写,还是把性爱写的畏畏缩缩。”

 

有些一厢情愿的传播路径规划能够保证作品效果的下限,但也限制了作品发展的上限:《小张和小丽》很早就获得了IP二次创作作品的邀请,一度被传闻会翻拍成网剧,享受与《微微一笑很倾城》、《步步惊心》、《盗墓笔记》们相同的待遇。但传闻只是传闻,《小张和小丽》的翻拍不出预料地因为种种条件限制是未能成型。

 

开开说:“IP都是2013年以后兴起的词了,我2013年元月就把版权卖给一个朋友了,但是朋友拿走版权后一直处于失踪状态,什么也没做,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2015年到今年很多业内朋友找我,想以网剧的形式把这个出来,但是我联系不上版权人,所以就作罢了。”

 

他补充道:“2018年元月版权到期回我手里,到时候再说吧,我现在也在业内做事,到时候自己来做也可以。”

 

我们不能排除悬念落地的可能,不能低估文创圈投资人的胆识,更不会低估内容平台的孵化布局,尤其是《小张和小丽》这种可以裹挟丰富话题撑开流量入口的作品,也总有着支撑起进入商业闭环的基础。

 

但距离开开在D8连载已经过去了5年,人们解读世界的方式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哪怕原文的表述方式都已经迈不过行业入场的门槛:在价值千亿的知识经济里有人替你读书,充实自我的需求正在慢慢变为解决焦虑,内容创业则开始成为“帮助忙碌的现代人分解长篇大论”的代工厂……


这种残酷的准入标准,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也是这个行业发展成熟的标志。当某一产品形态拥有成熟的运行机制和圈内主动议价权,其决定入局者发展状况的因素也被越来越科学地量化,而大幅度减少“运势”等非主观因素。

 

从网络文学的发展历程来看, “开开”的失落是草根话语圈的再次沉寂,也在内容创作的爱好和产业间勾勒出了一条更加清晰的轮廓。


本文来自微信公共帐号“互联网指北”(hlwzhibei)。转载必须保留作者、公共帐号信息,必须与本文严格一致,不得修改/替换/增减本文包含的任何文字和图片,不得擅自增加小标题、引语、摘要等。如有疑问请联系作者微信:izhibei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报名最后24小时 | 腾讯、阿里5位产品专家,助你90天构建产品知识体系
    - 阅 1

    “我在一家并不知名的公司做产品工作,特别羡慕BAT行业大公司,有完整系统的产品知识培训,但门槛太高了,进不去……” “我已经工作多年了,上有老下有小,正是需要努力往上走的时候,但是感觉自己现在的工作岗位已经到天花板了

  • 从网易严选毛巾事件,看互联网撕逼的12个暗黑法则
    - 阅 3

    一、撕逼是未来常态“丁磊,能给创业者一条活路吗?”“我有一个创业者的故事,你想听吗?”“你说我是说谎者,我只说些事实。”“来看看,撕逼的套路与逻辑!”“退钱啦你要开心呀,我们退钱啦哈哈哈哈哈!”(网易云音乐歌声起)……这几日

  • 以外卖APP为例,谈谈优惠券在产品中的使用
    - 阅 11

    在上一篇文章(从账号申诉,看产品中用户行为成本的利用)中,我描述了同一个物品对多方不同的获取成本导致的对多方的相对价值不同,优惠券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最近因为请假在家,有时想点外卖,就开始使用了饿了么与美团外卖,在使用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