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吧

公众号

中国网络围棋发展拾遗

- 触乐 - 阅 15
米小巴,免费电商小程序

封面

本文转自触乐网,作者lushark,《中国网络围棋发展拾遗


当年下过的网棋


十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一个人在家看小畑健的漫画《棋魂》。


读到进藤光和藤原佐为以“SAI”为ID在网络围棋上大杀四方的篇章时,中二年级的我兴奋得不能自已,之前自己学棋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便忍不住一跃而起冲到电脑前,也想在互联网上体验一把与世界各地的围棋爱好者们同台对弈的感觉。


在一番折腾后,我登录了Tom棋圣道场,并很快与一名对手同坐到一桌上展开了对局……


《棋魂》中最激动人心的网络对局——藤原佐为VS塔矢行洋


台湾的应昌期老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实业家,同时更是世界级的围棋爱好者,由其创办的四年一届的“应氏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至今仍是规格最高、奖金最丰厚的围棋比赛,被视作围棋界的奥林匹克。而除了举办各规格的比赛之外,应老先生还通过办学等方式来推广和促进围棋发展,其中就包括在上海投资建立了一所九年一贯制公办学校——应昌期围棋学校。该校每周都有安排围棋课,由专业指导老师教授各个年级的孩子们围棋。


这就是我与围棋结缘之地。


可惜我在围棋上既无天赋也耐不住枯燥,才学几年就遇到了瓶颈,棋力始终不见涨,便舍了,最终也没能入段。


早已技艺生疏的我在网络上自然也讨不到便宜,棋行至中盘就溃不成军,被一闷棍打回了现实,从此再不去做“追寻‘神之一手’踪迹”的美梦了。


不过网络围棋的世界里除了有我这样的“菜鸟”,自然也不乏飞神这样的“大虾”。


飞神是我在小学相识后便要好至今的发小。与我鼯鼠学技不同,他从幼儿园开始学棋,一年级时就入了段,升至业余五段时还因是当时年纪最小的业五而上了新民晚报。


飞神的棋力超了同龄人许多,平时练棋常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为了能与更多高层次的对手交锋,早早便开始在网上下棋。


“那你在网上下棋是赢得多还是输得多?”我问飞神。


“开玩笑,我当初下棋别人都押我赢的好么!”聊起当年的战绩,飞神依旧不无得意。


即便是在互联网上,当时还是个小学生的飞神也同样难觅敌手,一路过关斩将,只用了不到半年就达到了新浪围棋的最高段位——九段。甚至还有了一批会来围观他下棋的粉丝,会把每天用来猜输赢的游戏币押在他的身上。


不过飞神在当时有一个颇为恶劣的习惯。为了方便在下棋时浏览别的网页而又不会错过下子时限,他会把对局中每一手的思考时间设置为一小时然后慢慢下,于是他的对手便时常要面对万般冗长的对局。所以看起来不论哪个时代,在网上玩游戏都一样有被小学生“坑”的风险,不过与此同时,也不要小觑了小学生的实力。


新浪围棋承办了第一届世界网络围棋公开赛,是当时国内最大的在线对弈平台之一


然而长时间地面对电脑屏幕很快就损伤了飞神的眼睛,为了保护飞速下降的视力,飞神不止远离了网络围棋,连现实中的训练量也有所减少。随着在一次重要的全国比赛中失利,以及家人觉得长期下棋使他表现得太过内向,飞神最终放弃了这条道路,止步在了成为职业棋手的门槛前。


如今飞神只有偶尔还会在网上下下棋,回忆片刻当年的棋童时光:“对我们学棋的人来说,输赢太重要了,已经很难感受到下棋本身的乐趣了。”


中国网络围棋兴起


国内最早出现“网络围棋”的概念要追溯到1992年10月末的中韩建交纪念围棋对局,由我国的马晓春九段对战韩国刘昌赫五段,后者如今已是韩国棋院的总长。


这场比赛由韩国主机服务商DACOM公司主办,中国棋院和韩国棋院承办。对局中的双方,马晓春位于北京国际展览中心的韩国展厅,而刘昌赫则身处首尔的DACOM公司对局室,两人通过由网络传输的棋谱来进行对决。比赛从上午10点持续到下午3点半,历经291手,以白胜1目半告终。


当时国内尚未引入互联网,所以这场对局是许多国人第一次见识到下棋的双方居然可以身处不同地方来进行对弈。而就在这一年,世界上最早的网络围棋平台IGS在北美上线,该平台后来为一家日本公司所收购,更名为PANDA-glGo并运营至今。


早期网络围棋界面


而之后网络围棋发展最为迅猛的则非韩国莫属。自从1989年曹薰铉九段从聂卫平九段手中夺得奖金高达40万美元的首届应氏杯冠军,韩国围棋进入了飞速上升期,不久后便超越中日,随后由李昌镐等人统治世界棋坛长达十年之久。而韩国的网络围棋也得以借势生长,涌现了Neostone、Tygem、Baduk World以及乌鹭网等热门而优秀的网络对弈平台,对之后中国网络围棋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而国内最早出现网络对弈平台则要等到1997年的中国围棋网(CWC)和中国围棋网(CTN),可惜这两家网站虽然占得了先机却未能得以长足发展,已分别转型为主打非即时对弈的“围棋圈”和从事少儿围棋推广的“新博围棋”。


进入21世纪后,随着家用电脑和宽带的逐渐普及,中国的互联网终于迎来了萌芽期。在电子竞技与网游都还方兴未艾的当时,兼具开发运营相对简单、规则赛制较为成熟、线上线下互动方便等优势的网络围棋在中文互联网里承担了作为在线娱乐方式来为网站吸引流量的角色,围棋频道几乎成为了每一家门户网站的重要板块。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Tom围棋和新浪围棋,还有主营围棋相关内容的清风和弈城,以及一度统治国内在线棋牌项目的联众,便是当时国内最热门的围棋站点和对弈平台。而这些网站在一开始大多使用了韩国对弈平台的客户端并对接了用户数据库,使得两国的围棋爱好者得以在网络上交流棋艺。


曾经在国内最负盛名的清风历经动荡,如今已乏人问津


而在这几家网站中,最具传奇色彩的莫过于清风围棋。


清风是由邵炜刚、罗洗河等八位职业棋手在2000年领衔创办的对弈平台,并与韩国最大的围棋网Neostone对接数据库。凭借着职业棋手坐阵,清风上逐渐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围棋爱好者,其中就包括一名ID为“龙飞虎”的棋友。


龙飞虎在清风上进行了百余场对局,一路从网站1段打到了9段,在此过程中更曾击败韩国职业棋手睦镇硕六段,被视作清风的第一高手,并最终与以快棋著称绰号“神猪”的罗洗河八段交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龙飞虎竟以四连胜的战绩大败罗洗河。一时满城风雨,人们纷纷猜测和寻找龙飞虎的真实身份,连人民日报都参与其中;邵炜刚九段、刘菁八段和邹俊杰五段更在中央电视台的《五环之夜》节目里摆下擂台,诚邀龙飞虎现身。


然而就如同《棋魂》里的Sai一般,万众瞩目之下,龙飞虎非但没有公开现身,反而淡出了网络棋坛,只留下一段众说纷纭的江湖传说。


直到五年之后,时值八段的丁伟才在采访中承认了自己就是当年的“龙飞虎”。而此时的清风围棋却早已因经营不善被搜狐收编,风光不再,其与Neostone合作时期的用户资源则由弈城接手。后者如今则已甩开其他对手成为了中文互联网里最大最稳定的在线围棋平台,只有腾讯旗下的新秀野狐围棋能与之抗衡。


有趣的是,后来弈城网上也曾出现ID为“陆承轩”的神秘高手大战众韩国职业棋手,传为一时佳话。而该ID的持有者经披露,正是罗洗河。


围棋江湖的“黑”与“白”


在2004年的时候,市面上出现了这么一本书——国产小说《棋魂》。


国产小说《棋魂》封面


大家光看封面应该就能猜到,这本书几乎照搬了小畑健《棋魂》漫画的设定和故事内容。


这本书的作者曹志林是新民晚报的围棋评论员,经常给各个大赛讲棋,在围棋圈里小有名气。 该书一开始在新浪棋牌版面上进行网络连载,连人物姓名都直接沿用漫画原作,在当时就已经引起了许多网友的不满,认为这种行为侵犯了原作者的版权。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曹志林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后来竟然将此小说印刷成册正式出版,而仅仅把书中人物改为中国名字。


时任中国棋院院长的王汝南曾在给此书题词时曾询问这样的“借鉴”究竟会不会带来版权问题。而出版社方面的回答是“那本漫画在国内还没有被翻译过”,言下之意是原作方无力到国内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原本只在相对狭小的围棋圈里有所反响的这一事件,却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义愤填膺的网友们聚集起来在各家围棋及相关网站上抵制该书,并且有人前往曹志林在上海三联书店举办的签名售书活动与其当面对质,谴责他抄袭。此事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连主流媒体都有所报道,引来各行各业对这种侵权行为的一致声讨,终于使得该书下架,被打回印刷厂。


公道自在人心。


围棋爱好者们喜欢把网络围棋的世界比作“江湖”,而江湖既有着快意恩仇的一面,自然也有着阴暗龌龊的一面。


在网络围棋界有这么一群人,会在游戏中使用段位远低于自己真实棋力的账号,从而达到与水平远低于自己的玩家交手的目的。这种行为在如今会被称作“鱼塘炸鱼”或是“守门”,而在网络围棋里,这类玩家被称作“地雷”。大部分当地雷的玩家是想通过虐菜来找回自信心,但也存在着一些职业地雷,他们掌握着大量各个段位的账号,在一些时候与其他玩家达成交易将其一路保送上高段位;有时则不断阻击正在冲段的玩家,直到其交“保护费”为止。


如果说“地雷”还只是影响玩家体验的“潜规则”,那么下面就是真正的“作弊”了。


同所有在线游戏一样,网络围棋也不得不面对外挂的困扰,尤其是发展早期,外挂花样繁多,防不胜防。


外挂主要分两类:


一类是利用游戏漏洞的修改器,可以实现包括修改棋局、限制对手下子、强迫对手掉线、修改比赛结果等各种作弊功能。遇到使用修改器的对手带来的游戏体验极其恶劣,而唯一的应对方法向房管也就是GM举报投诉。


正是由于修改器的存在,连聂卫平都曾表示在上网下棋时遇到了作弊者吃了亏,所以网络围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能得到职业围棋界的认可,多仅作为娱乐方式而非涨棋手段。


不过随着时代发展和软件的不断完善,新一代的棋手们对于网络围棋的接受度越来越高。芈昱廷、陈耀烨、范廷钰等知名棋手都是弈城的常客,而如今的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在成名之前更是以ID“潜伏”在网络上进行了近5千场对局,并与韩国国手朴廷桓交锋数十余次。不同国家的顶尖选手如此频繁地对弈在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是不可想象的。


今年四月的野狐人气排行榜,职业选手在网上下棋已成为常态


而另一类外挂则一度被认为对于高水平对局没有影响,那就是围棋AI。


对于围棋AI的研究实则起步很早,1987年时应老先生就曾以百万美元限期10年悬赏能够战胜职业棋手的围棋AI,然而最终也没人能摘取桂冠。其后涌现的以Zen为代表的诸多围棋AI也同样无法对职业棋手造成威胁,但已可达到业余高段玩家的水准,因此被一些玩家用来在网络围棋中作弊,将思考交由AI,自己只负责下子,凭此达到高于自身棋力的段位。不过许多高手玩家对此不以为意,并且认为AI要在围棋上战胜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然而之后的故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2016年AlphaGo横空出世,五番棋4比1击败韩国国手李世石;之后又在2017年初以“MASTER”之名在弈城和野狐横扫各国顶级选手斩下60连胜;最终,在几日前与代表了人类当下最高围棋水准的柯洁进行的三番棋中全胜,宣告了AI已在围棋项目上彻底击败人类。


而除了AlphaGo,由腾讯开发的围棋AI“绝艺”也同样在野狐平台上进行公测,600场对局胜率高达70%以上,战胜过包括常昊、柯洁、时越等诸多冠军级别棋手。


野狐棋力排行榜的前五位已经被围棋AI霸占


尽管在短时间内这些高级AI还不至于被私人用于作弊,但有着强力象棋AI使得游戏环境恶化的前车之鉴,这无疑也将成为一些网络围棋爱好者心头的一朵乌云。


风光不再


猫神是我的另一位发小,不同于我和飞神早已挥别围棋,同样业余强五段的猫神至今仍时常担任市级围棋比赛的裁判,有时也会去教小朋友下棋。


与我们小时候参赛人数只有千人左右的业余围棋升级升段赛不同,如今由于商业儿童围棋的成功推广,仅上海每个月的考级考段人数就有一万五百人,比赛的举办频率也从一月1次上升至了平均每月7次。


不过猫神对这看似蓬勃发展的围棋产业并不乐观:


“我感觉就是,现在小孩子太苦了,啥都学。谁都来学谁都来考,一个教室挤四五十个人,总归要升几个的,有时候下得一塌糊涂的人也能升,整体水平就菜了很多。一段的小孩子我让他9子随便砍,按理讲最多让3子。”


端午假期还带孩子前来参加上海市定级赛的家长们


而这些孩子也很少会通过下网棋来提高水平,“现在小孩么,你懂的呀,一有机会上网会老老实实下棋伐啦?”


我和飞神都点点头对猫神的话表示赞同。


事实上网络围棋不仅是对儿童的吸引力下降,如今的互联网环境与我们童年时可谓大相径庭,耗时耗脑的网络围棋在丰富多彩的在线娱乐方式冲击下早已被边缘化,不复当年的风光,只有伴随着“人机大战”、“胜天半子”等吸引眼球的新闻话题才能进入大众视野。


TOM网棋圣道场的首页已有半年没有更新


然而即便是昙花一现,网络围棋世界里曾经的那些人和事也依然值得我们回眸和驻足,享片刻的宁静,回忆一番江湖里的故事。

微文吧官方微信公众号 :sz_wwb

相关文章!
  • 海淘的耐克阿迪居然来自莆田,顺丰等物流造假,一条几百亿的黑色产业链调查
    - 阅 13

    5月29日,福建莆田的官网上刊登了一篇名为《推动鞋业电商市场健康发展》的文章。这是一篇会议报道,文章称,5月28日上午,(莆田)副市长陈惠黔主持召开专题协调会,研究部署进一步推动鞋业电商市场健康规范发展等工作。

  • 移动端APP应该如何定义页面规范
    - 阅 16

    APP的所有功能和内容最终都呈现在页面这个载体上。设计好页面,至少会让整个APP的交互体验达到及格的水平。而页面的加载逻辑、状态表现等规则在大部分时候都应该是一致的。所以,PM应该提前定义好页面的全局规范再去设计具体的页面。

  • 孔令辉没那种命
    - 阅 2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作者:三表。虎嗅获得授权转载。据说汪峰是在赌场结识的章子怡,现在他抱得美人归,还成了中国乐坛的「半壁江山」。你可以骂他现场烂到一塌糊涂,但「赌」这个事,人家凭本事挣的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手机登录

保持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微文吧,一分钟完成注册